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AZ‖伯爵姬】FLOWER//About Soup

※发病产物,超短打。


《FLOWER》

1//About Soup

挑食是不对的。蕾穆丽娜心里知道。

且不说什么“锄禾日当午”这类她从诗词小本上读到的中国诗句,如此解释对本就不属于地球范围内的人们来说是更加奢侈的一件事。她明白能得到珍贵的地球食材全都得益于她那虚设的公主头衔——但是洋葱真的、实在是太难吃了,她一口也咽不下去。

她讨厌这种诡异的地球蔬菜(姑且算是蔬菜吧)生鲜时带着涩味的辛辣,更厌恶它熟透后软绵无味的口感。

所以当她的轮椅被埃德尔利泽推进能够看清晚餐的菜色的范围时,蕾穆丽娜的眉毛就已经拧起来了。她故意把那道色泽诱人的罗宋汤留到了最后,但还是免不了在晚餐的最后和瓷白的汤碗面面相觑。

她想干脆就不喝算了——但斯雷因就坐在她的左前方,这样的行为必定会引来这个净爱瞎操心的男人一通八竿子打不着的教育。

她坐在轮椅上表情纠结地犹豫了很久,直到哈库莱特倾身问她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才如临大敌似的端着架子动作浮夸地摆手,然后一脸视死如归地拿起银色小勺,搅了搅碗中红色的汤汁想至少确认一下今晚有多少敌人。

然而出乎意料地,散发着诱人香气的汤中居然没有一片洋葱。她狐疑地翻来倒去,肉丁和胡萝卜都被她从碗底捞出来又落了回去,她眨了眨眼睛,的确是没有洋葱……

“……哈库莱特。”她有点发愣地招呼身旁身姿挺拔的黑发男子,“今天的罗宋汤……是没有放洋葱吗?”

哈库莱特闻言上前一步,微微俯身,“回公主殿下,是斯雷因大人他……”

“哈库莱特。”

蕾穆丽娜立刻把目光投向突然出声打断别人的罪魁祸首,浅金发的年轻伯爵却像个没事人似的盛起一勺汤塞进嘴里,像是他刚才压根就没说过话。

蕾穆丽娜嘟了嘴。哈库莱特低了低头,顺从地将某人在晚餐前站在桌前为他的小公主细心挑去所有洋葱的身影从脑海中抹去了。哈库莱特没有怠慢蕾穆丽娜太久,而是换了一个句子:“公主殿下不喜欢罗宋汤吗?我这就去吩咐后厨,往后不要再做了。”

蕾穆丽娜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扫视着坐在不远处的斯雷因,似乎是要把他的耳朵盯变色了才罢休。在对方出声抗议的前一秒,她收回了目光,优雅地用汤匙舀起一口香气四溢的红汤,“不用了,洋葱调味的作用也要继续有。”她回答说,掩饰不住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某人愿意无偿付出,我不给他这个机会就是我的不是了。”

斯雷因·特洛耶特被今天汤里多出的一倍洋葱呛了一口。




——About Soup——

—Fin—


作者比正文还长的废话:

说摸鱼就摸鱼!其实我本来想写葱花的,因为灵感本就来自我自己会满脸厌恶地把西红柿鸡蛋汤里的葱花都挑出去……但是果然这汤和薇瑟画风太不合了,所以就改成了装逼的罗宋汤和洋葱,反正大葱洋葱都是葱。(就胡扯


伯爵姬的《FLOWER》估计和奈因的《Aqua》差不多,全都是不定时更新的小段子,没有时间线顺序想写啥写啥,但Aqua是AU的,伯爵姬这个全都是正剧向,只写糖,丝毫不讲逻辑就是那么傻白甜我就是要写,除了谈恋爱和谈恋爱之外还是只有谈恋爱,齁死你们【快停下

评论(2)
热度(33)
  1. 纱糖君POX灼涟 转载了此文字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