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YOI‖维勇】《FLIPPED》

※格式就着LOFTER app上视觉效果顺眼排的,pc版可能会看起来空格过大。
※被第十集结尾感动到的成果,第一次写维勇,有不到位的地方还请YOI圈的姑娘们多多包涵。


《FLIPPED》

The subtle feelings begin to grow at the bottom of my heart.
「细小的感情开始在心底滋长」

After having a dance with you, let us fall asleep.
「跳完这支舞,就让我们沉睡吧」

The syllable of you reaching out to invite me,
「你伸手邀请我的那个音节」

That is the beginning of all these.
「就是这一切的开始」————





1.

男人将发蜡涂抹在手上,然后揉在背对着他的人的头发上,手指探入他柔软的发,然后从发根将黑色的发丝抓上去。


亚裔青年就那么乖乖巧巧地任由他摆弄,脑袋时不时随着他的动作而小幅度晃动一下。男人的力度很轻柔,除了被他弄得头皮有些痒痒的,并没有任何不适,他不由得想起被其他人粗粗地随意抓几下头发的经历。


暖黄色的灯光把窗外深沉的夜景映得亮起一小片,围绕着窗户画成一个边缘模糊的半圆。勇利觉得自己就快要睡着了,他是太放松了——明明晚上还有表演赛,他却似乎永远不用再踏上冰面了似的。


不过至少在现在,他确实是坐在软乎乎的床上。跪坐在他身后的人细心地帮他打理着头发,轻柔得就像是对待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勇利刚要下意识地摇头,就立刻止住了自己这种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动作趋向,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眨了眨眼睛,偏过目光想要尽力向后看去,却只能看到那人时不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双手,手指修长而白皙。


“那个,维克托——”勇利收回了目光,抿了抿唇说,“为什么突然说……表演赛要双滑呢?……”


“哇哦,勇利不希望我和你一起滑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维克托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身体后倾坐在自己的小腿上。“嗯……就是……”他歪着头思考似的,食指轻轻敲击着自己的脸颊,“本来就说要下一赛季重回竞技……但也会继续当勇利的教练……也就算是另一种通告吧……”


“这样啊……”勇利终于得了空隙回过头去,看着银发男人故作沉思的脸。


维克托也没有躲开他的目光,而是和他对视,本来胖乎乎的小猪身材被他锻炼得一天比一天可观了起来,学生气浓重的眼镜也摘下,刘海更是被自己亲手撩上去的。他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初显EROS的青年,突然就像个老爷爷似的感慨了起来。“嘛……也不是没有别的原因……一直很想有机会和勇利双滑一次呢,看起来像是在跳舞一样。”


“欸?跳舞?……”勇利果不其然露出了一个茫然的表情,一缕未固定好的发丝从头顶垂了下来。


维克托叹了口气把他的脸摆正,然后又重新抹了点发胶把那缕头发捋了回去。“勇利,去年赛后酒会的事情,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为什么突然要提起那个——”勇利苦大仇深地用手捂住脸,“请不要败坏我在表演前的自信……”


“我怎么会这么对自己的宝贝学生啊~我就是很好奇你居然没有被他们硬拽着看去年的照片或者视频?”


“其实还是有的……”勇利一副不想回想的样子摇了摇头,“昨天克里斯把我绑在柱子上逼着我看了几张和尤里奥斗舞的照片……然后还被尤里奥踹了好几脚……”


“哇哦,这事我怎么没跟着参与?”维克托挑了挑眉。


“你当时去和雅科夫教练谈话了……”一秒后勇利立刻警觉起来,飞快地伸手抓住维克托的手腕,戒指的在台灯下的反光从他的眼前晃过,“不对,维克托你难道很想参与吗?”


维克托大笑了几声,然后也用戴着戒指的那只手把勇利的手按下来,再从另一边拿出定型喷雾来。“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吗?”


“嗯……没有了……”勇利眨了眨眼睛,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维克托,你今天很奇怪——”


“我是在失望呀,勇利。”维克托突然说,勇利一愣,刚想要回头,身后的人就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他的后背上。“难得会有……我想要一直珍惜着的记忆呢……”






2.

给别人留下这样深刻的印迹之后又毫无意识地甩手就忘却的人,啊——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胜生勇利了吧?……






3.

“什、什么——斗舞什么的,你是白痴吗?!?!”


尤里的声调瞬间拔高了一个梯度,“喝酒喝到脑子烧坏了?!……”


亚裔的青年打了一个酒嗝,米拉看着被称为俄罗斯的妖精的少年脸越发地黑了,急忙想要在事态发展成俄罗斯小混混单面殴打手无缚鸡之力的日本三好青年之前赶快制止这两个人。然而首先挑衅的人却大手一挥:“怎么了,俄罗斯的尤里!不是说一个赛场上不需要——嗝——两个Yuri吗!怎么连!斗舞都!——嗝——不敢了!”


“你个死猪……跳就跳!!!”




刚刚摆脱了记者回到酒会会场的维克托·尼基弗罗夫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穿着蓝色西装的金发少年抬手扯松自己的领带结,另一端刚刚钢管舞PK结束的亚裔青年则是慢慢吞吞地把衬衫穿了回去,不知道是忘了裤子还是怎么的就这么叉着腰,对金发少年摆出一个挑衅的姿势。


哇哦。维克托的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这个感叹词。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手机,上前一步站在神色各异但都躲得远远的人们之前,镜头对准说是斗舞实则更像是斗牛的两个人。克里斯还在旁边不嫌事大地把衣服往旁边一扔,就这么半裸着鼓着掌给两个人打节拍,激起了埃米尔和萨拉等更多唯恐天下不乱的的人的鼓掌声。


两只小牛在有节奏的掌声中走入了战场。最开始的斗舞还有规则可循,胜生勇利一个大踢腿联合旋转,尤里·普利赛提也跟着来了个起跃。维克托的眼睛透过手机屏幕观察着胜生勇利——尤里的芭蕾舞他是信得过的,但他没想到这个再比赛中频频出错的日本人动作居然页不输尤里一分,引起大家的一阵喝彩,完全不像他在赛场上时的样子。


本来以芭蕾舞为主的斗舞从中场开始就向着诡异的方向一去不复返。尤里滑出一串趁雅科夫不注意时跑出去偷学的鬼步,胜生勇利一手撑地利落地来了一个FREEZE,落地时不忘对着镜头抛了一个神志不清的媚眼,维克托不禁吹了一声口哨。围观的人们连连叫好,克里斯更是大大咧咧地一边拍手一遍大吼大叫,米凯莱满头黑线地把被丢在一旁的西服外套扔回了半裸着的男人脑袋上。


在胡扯的方面上,酩酊大醉的胜生勇利明显比尤里技高一筹。后半场就开始秀从季光虹那里学来的东北大秧歌和披集教他的丰收舞的胜生勇利小腰倒是扭得比谁都妖娆,手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瓶香槟,继续在狂魔乱舞的空隙里灌一大口。


气急败坏的尤里追着莫名玩开了的胜生勇利满场跑,不小心被炸毛的小猫抓住的黑犬总是可以在一阵乱挠乱咬迅速逃脱。期间领带被狠狠地拽了一下的勇利居然还可以清醒地感觉到不舒服,于是直接把领带扯了下来绑在脑袋上,继续“呜啦呜啦呜啦”地绕着圈跑,被自己的袜子绊了一下反倒正巧躲过了尤里扔过来的草莓蛋糕。


维克托不禁被他们俩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晃来晃去的屏幕甚至都追不上两个人奔跑的速度。维克托想要伸手抹掉自己笑出来的眼泪,席卷了整个会场的黑发青年却先一步凑到自己身边来,无视周围所有人手机咔嚓咔嚓的照相声,像块狗皮膏药一样死死地黏在自己身上。


“胜生勇利!!!!!!”


啊,尤拉奇卡发飙了。他一边被黑发的青年紧紧搂在怀里,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


“结束!结束!”原本双手环住自己的腰的人不情不愿地空出一只手冲不远处也是衣衫不整的尤里挥手,在空中划着大大的叉,“是我赢了!!!”


“屁!!怎么就你赢了!!!!”俄罗斯的精灵果然哐铛一声变回了街头霸王。


“谁先把领带围脑袋上就算谁赢!!!”


“哈?!?!?!?!?!”


维克托自己也没忍住笑。然而他只是刚要再次咧开嘴角,搂住他的黑发青年就突然回过头来紧紧地盯住他,身上全是无可救药的酒气。


维克托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他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观察胜生勇利。他只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头号粉丝,每次比赛他都会在观众席上满脸憧憬地看着自己夺金,赛后又总是第一个冲过来和他合影。维克托不禁想到比赛刚刚结束时他本来想主动向胜生勇利招手和他合影的,对方却狼狈地跑开了,只留给他一个落寞的背影。


胜生勇利是个弱者吗?他从来就不这么认为。尤拉奇卡说的是对的,这个日本的选手虽然在比赛中频频出错,却依旧有着可以吸引观众的神奇的舞步。


他想到胜生勇利和尤拉奇卡斗舞时的动作,流畅而到位的芭蕾,甚至是帅气的街舞动作……他本来应该是有很优秀的底子的吧。维克托想着,胜生勇利本来是有获得金牌的天赋的吧,而他缺少的到底是什么的呢?……这个喝酒喝到烂醉甚至跑来抱住自己竞争对手的青年,好像失去了什么他们都拥有的东西,却又满怀着什么他们所没有的宝藏。


而此时的胜生勇利,白衬衫早就被自己折出了一身褶,忘情斗舞到连裤子都不要了,不知道扔在了哪里,只穿着一条内裤;乱得和鸟窝一样的黑发上还沾着香槟的味道,一条难看得维克托想要就地烧毁的领带胡乱系在头顶上,蓝色的镜框在鼻梁上架得歪歪斜斜——然而就是这样的胜生勇利,却拥有着一双世界上最动人的赭色双眼。它们正透过那两片沾了奶油的镜片,直直地看着维克托海蓝色的眼睛,像是在注视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5.

维克托·尼基弗罗夫,是实现了大奖赛决赛男子单人五连霸、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男子单人五连霸的传奇级选手。然而这样活在世界巅峰的他,却缺少着两样东西:「LIFE」和「LOVE」。


它们从他第一次踏上冰面开始就离他而去了,一晃就是二十多年。维克托以为自己再也找不到它们了,无论他赢多少比赛,换多少个漂亮的女朋友——


然而他却从胜生勇利的双眼中看到了。久违地。






6.

“然后你猜怎么样了?……”维克托笑着说,夸张地故意给勇利喷了好多喷雾。


“不不不我不要听下去了……太难为情了!”勇利胡乱地用手划开那些喷雾,眼睛也半眯了起来,“我本来以为自己就一直在安安静静地喝酒啊!怎么会冲上去抱维克托啊!还不如没有搭上话!!……”


“欸——勇利怎么能说这么伤人的话——”维克托故意拉长了语调,然后结结实实地给了依旧混乱一团的勇利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可是很感谢那时候的勇利啊!……”






7.

因为我可是从你的眼中看到了久违的希望啊。


维克托僵在了原地,任由醉醺醺的勇利往他身上爬,“维克托!”他大喊了一声,“我家,其实是开温泉的!……这个赛季结束后,就来我家玩吧!”


温泉……维克托努力地在少见混乱的思维中抓住关键词,目光却依旧无法从勇利带着雾气的眼睛上移开。“和我一起跳舞吧!……然后,如果斗舞我赢了的话,维克托就会来当我教练的吧!……”勇利的声音完全没了平时的内敛,只剩下激动的颤音,又像是在软软地请求。


维克托怔住。面容清秀的人突然像是个撒娇成功的孩子一样欢呼雀跃了起来,他在闪光灯中跳了起来,然后扑过来紧紧地搂住了维克托的脖子。


“Be my coach~!维克托~!!”






8.

维克托睁大了眼睛,银色的发丝从一边滑落,他甚至发不出声音,只能感受到那人的双手搂他搂得越来越紧的力度,甚至自己也受到感染一般,不可控制地伸出手去回抱他。






9.

不,不是不可控制的……


维克托伸出手去回抱住醉酒的勇利,海蓝色的眼睛里突然像是盛了光芒。抱着最后一名的世界冠军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红晕——而那些怦然心动的瞬间都连带着他在勇利身上找回的失物,一起成为了维克托·尼基弗罗夫唯一记得的约定……




10.

「细小的感情开始在心底滋长。」



「跳完这支舞,就让我们沉睡吧。」



「你伸手邀请我的那个音节。」





11.

……那就是这一切的开始。







———FLIPPED———

——FIN——





亘长的P.S.

真正喜欢上这部番应该是从第九集开始把,从勇利和尤里的友情,到勇利和维克托在机场重逢。

梳头发的这个场景来自片尾推特的最后一张。然后跳舞的部分基本就是瞎写23333因为勇利的衣服脱了又穿的所以我也搞不懂他斗舞的顺序23333就照着怎么好写改了改。很少用“~”这个符号但是喝醉的小天使实在是太可爱了啊(捂鼻子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第十集的重点应该都是交换戒指吧,虽然我满脑子都是片尾的那个彩蛋啦。没有想到让维克托当教练的这个愿望居然是勇利自己提出来的,小天使说“Be my coach!Victor!”讲真真的有被感动到,莫名的23333然后看到维克托最后的那个表情,我突然就萌发了想要摸这条鱼的冲动……

文章名被我设定为“FLIPPED”,实际上并不是直译的意思,而是照着同名的电影翻译成“怦然心动”这个词,大概就是我认为的那个时候维克托被勇利抱住时表情所体现出的所有吧。因为勇利的这句话,所以才有了整个故事,有了维克托和勇利共度的这些时光,回想起来还是很感慨的。

希望有第二季。虽然一部好的作品不一定是越长越好,但还是很想看到维勇接下来的生活,比赛也好感情也好,尤里和勇利的友情也很让我动容。本来以为自己不会轻易再写除AZ以外别的同人了,但最终还是没忍住自己的麒麟臂啊。

虽然不管在哪个圈我都小清新得画风清奇就是了(笑

评论(24)
热度(54)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