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宝石の国‖脆皮组】关于醉酒(白情贺文)

❀月法x辰砂
❀现paro百合向,『月がきれい』同设定背景
❀激情短打( ´ρ`)特别脑残and狗血,慎入
顺带捞一把个人比较满意的这篇《情书》



关于醉酒

the taste of wine



法斯摸着后脑勺站在门口,还没想清楚这么大个馅饼是怎么从天而降砸在她身上的。


她下午刚刚出差回来,知道辰砂的学校近期有非常重要的项目要弄没功夫管她,自己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回到家里倒头就睡。虽然理论上来说今天是白色情人节没错,但两个人都不是在意这种形式上设定的人,辰砂是发自内心的真没兴趣,法斯则是有信心把每天过得都像情人节。谁想她睡得正沉,深夜突然被敲门声惊起,来人居然是黛雅、吉鲁空和……


她低头看了一眼被她俩架着、晕晕乎乎地站在门口的辰砂。


“那个,法斯法……”黛雅一脸歉意地拨开红发女孩胡乱挥舞的手臂,“抱歉……本来今天是项目结束的庆功宴的……混乱中一时忘了辰砂酒量不太好,所以就……”


“我怎么了。”被叫到名字的女孩猛地抬起头来,秀美的面容上还挂着醉酒的红晕。她伸出手臂来勾住黛雅的脖颈,强迫发小和自己对视,“我怎么了?……我,我好得很。”她说到这还想拍拍自己的胸脯,结果一个重心不稳差点就要摔倒。


另一侧的吉鲁空吓得要命,急忙把女孩搀了起来,“学姐,你喝醉了!”她不再和眼神迷离的辰砂对视,而是转而看向一脸懵逼的法斯,“法斯,辰砂学姐就交给你了,她现在有点神志不清醒……”


不不不不是她神志不清醒,是我比较不清醒才对才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吧?……法斯都想现在就跑回床上重启一次,上次看到辰砂喝醉好像还是小学时她怂恿辰砂陪她喝从金刚老师那偷来的酒,结果当然是辰砂先倒了,而她则被老师抓回去痛打三十大板。


当然那年今日不可同日而语。现在的她和辰砂从相伴长大的邻居家孩子变成了同居恋人,喝醉的辰砂对于自己来说诱惑性太大了,节操和底线在这种情况下能保持多久很难估量。法斯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狗腿地咽了口唾沫,然后“嗯”了一声后伸出手去,想要从黛雅和吉鲁空肩上搭过软绵绵的辰砂。


谁知自己触碰到对方手臂的一瞬间,辰砂却一下子把他的手打开了。在法斯、黛雅和吉鲁空略显懵逼的状态下,红发的女孩直往那两人身后缩,赭色的眼睛还蕴着层水雾,她一脸警惕地盯着法斯,磕磕巴巴地说:“你你你你是谁啊,别别别别碰我……”


法斯差点没憋住笑出声。那边的黛雅和吉鲁空倒是乱了套,七嘴八舌地和石乐志的辰砂解释她到家了她们也该回去了法斯会照顾好她的云云。




一番折腾下来,法斯终于把一脸抗拒的辰砂架到了自己肩上,向黛雅和吉鲁空两人道谢后关上了门。他扶着拳打脚踢一刻也不安生的辰砂坐到沙发上,然后贴心地拍了拍她的背:“会不会很难受?想吐吗?”


悬空了半天的身子终于有了个着落,一直闹唤的辰砂也稍微安静了下来,她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拨浪鼓式地摇了摇头。


“要不要喝点水?”


“……嗯。”辰砂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神情认真得像是幼儿园里回答问题的小孩子。


法斯笑了,从一旁倒了杯水递给辰砂。拿到水的辰砂瞬间乖巧了不少,她把大半张脸都藏在了玻璃杯后,只留下一双红宝石似的大眼睛在杯沿上方忽闪忽闪的,一边小口小口地嘬着水,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蹲在旁边帮她换鞋的法斯。


“你到底是谁啊。”辰砂撇着个嘴,进门了十分钟依旧和这个问题纠纠缠缠,“……长得好好看。”


后半句话倒是着实吓了法斯一跳,抬起头有点惊异地对上辰砂的眼睛。她自认长得也还算不赖,从上学时到工作后追自己的人其实也不在少数,近来还频频遭到隔壁公司老板艾库美亚的骚扰……但是从小到大,听性格一向别扭又傲娇的辰砂夸自己好看着实是令人头秃的第一次。


法斯戏谑心顿起。她立起上半身来,凑近眼神迷离的辰砂,故意把气息轻轻地扑在对方的耳旁:“我叫法斯法菲莱特,是你的恋人啊,砂砂。”


被唤了昵称的女孩脊背瞬间像猫一样弓起,表情格外的不可置信:“什么……这么好看的人……”她絮絮叨叨着,后半句话到了嘴边音量突然减小,抬眼望向法斯的目光居然变成了向往,“……居然是我的恋人吗。”


这下谁也不能阻止法斯笑成傻逼了。


脑袋还晕晕乎乎的辰砂对面前的人几乎要笑得背过气去的激烈反应摸不着头脑,虽然她现在也基本上已经醉得没有头脑了,但还是试探性地伸出手来动作生硬地拍了拍法斯的背。


居然还想着帮她顺气哈哈哈哈哈哈哈——法斯勉强着抹去笑出来的泪水,一手捉住恋人力度过大的手就把她往怀里拉,“好啦,赶紧去睡觉啦。”


谁知道辰砂突然挣扎了起来,一边想要挣脱一边闹唤:“在在在在在哪睡!我我我我我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宝贝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能在别人家睡觉啦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你在往卧室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什么身体记忆吗!……都说了我们是恋人嘛,砂砂这也是你家啊!”


法斯趁着辰砂回头看她的时候干脆把她打横抱了起来,让她就这么在地上爬会着凉吧。辰砂愣愣地被她抱着倒是突然不说话了,等法斯走进卧室把她放在床边上才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我我凭什么信你?……你怎么证明咱们俩什么关系……”


法斯语气棒读:“不愧是辰砂,在奇怪的问题上逻辑清晰——那你可是酒量好一点啊。”她在辰砂身边坐下,思考了两秒后扳过对方的肩膀冷不丁地凑近,在辰砂唇上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这样证明?……”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可是把辰砂给吓坏了,她呆呆地坐在原地,腰杆挺得都有点僵硬,想要伸出来捂住嘴的双手又被法斯握在手里动弹不得。她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睁得大大的,半天才眨了一眨,看向法斯的目光里带上了委屈:“爸、爸爸妈妈说,不要和男孩子卿卿我我的……”


法斯装作很认真地聆听了岳父岳母的教导后点了点头,张口却立刻把方向拐跑:“可是我是女孩子啊。”


“……”好像有点道理。


法斯憋笑憋得蓝色的发丝都在颤,“那,女孩子是不是就可以再亲你一口了?”


“……”好像爸爸妈妈确实没有说过不可以让女孩子亲自己——法斯看着辰砂小朋友似乎是在自己的误导下妥协了,她抬起头来在很近的距离里和法斯对视,脸颊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而红扑扑的,语气别扭又勉强,“那、那好吧。”


法斯松开她的手,手臂绕到她的身后将辰砂整个人揽进怀里,然后俯首吻住她的唇。她熟练地用舌撬开恋人的贝齿长驱直入,从高中到现在的每一次接吻都使她早就对辰砂的一切熟门熟路。


法斯能感觉到辰砂迷迷糊糊地去环住自己的脖颈,她也搞不懂自己家的小猫咪怎么就没反应过来女孩子对自己性骚扰也是不可行的,况且还搞不清对方是谁就那么乖乖地接受,法斯愤愤地想,这样让她喝醉岂不是太危险了。


法斯一手搂紧辰砂的腰,另一手不安分地探进她衬衫的下缘,微凉的指尖触碰到温暖的小腹时她能明显地感觉到辰砂抖了一下,法斯忍不住笑意,歪过头去加深了这个吻,她不知道辰砂之前吃了什么,尝起来甜甜的,夹杂着残留的酒精味道,像是酒心巧克力一样。她闭上眼睛,舌尖安抚式地扫过辰砂口中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轻柔地缠上对方的舌。


——反正,现在老师也没法把她捉回去打三十大板了。


她没忍住向旁侧一使力,就把醉酒的辰砂扑倒在了床上。一手撑在辰砂铺散开来的红发边上时,她听见辰砂搂着自己、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了一声“法斯”。


……什么嘛,这不是知道她是谁吗。法斯不知怎么的松了一口气,笑意又不由自主地爬上了嘴角,像是在白色情人节收到了巨大的礼物一样开心。她低下头去,轻柔的吻便如蜻蜓点水般细密地落在辰砂的锁骨上。


——那,就欺负一下下,一下下就好。太过火了的话,明天你一定会生气的吧?……



———关于醉酒———

—Fin—





转天恢复了记忆的辰砂:法斯法菲莱特你死定了。

还是生气了

委屈跪搓衣板的法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辰砂先勾引我的(((


反正就是这么个脑残的小故事,虽然拿这种文出来实在是不好意思…但还是送给遥酱! @七步之遥。 据说看了这篇文的人病都会立刻好起来喔【【

喜欢的话就请给我一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吧w评论……

……评论你们别骂我就行(ノ∀` )

评论(16)
热度(107)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