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喝酒

用jio起名字。《完全恋爱指南》设定下的bl脆皮。写给碘酒酱 @碘伏里不要加酒精. 安慰她的甜nao宠can系一百字小作文((不止一百字

砂砂直球预警。

——————————————————





拉环被啪地一声拉开后,紧接着的是气泡成群结队地涌入空气中的轻响。法斯把啤酒递给身旁的红发青年,“喏。”



“……”他看着对方回过头来,然后一脸嫌弃地接过。“为什么还替我打开啊,秀男友力的对象搞错了吧。”



“喂喝我的啤酒还那么多意见,不是你说今天太累了的吗,怎么我想表达一点温柔都那么难啊我……”



法斯愤愤地朝辰砂挥了挥拳头,表示了一点无关痛痒的抗议。辰砂没理他,接过了啤酒后就又回过头去,继续看着不远处灯火辉煌的CBD。


——他们就是为了这样的景色而凑在一起的。法斯紧接着也给自己拉开一罐,深深地叹了口气——位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的租金对于他们这些普通小年轻来说都太过高昂,就为了让上下班能够轻松一些,就这么偶然地凑在了一起。和戴雅结婚并非完全是法斯为了搪塞粉丝而选的冲动之举,他是老师带大的,在此之前亲生父母最终不欢而散,连彼时年幼的他都抛弃。说起来狗血,但他本来的确是不太相信爱情了,婚姻这坟墓和谁埋在一起都一样,不过是同个户口本上的两个名字,戴雅姐姐就很好,对他很好。



——当然这都是在他遇见辰砂之前的事情了。法斯小眼神来来回回地往旁边瞟,心不在焉地小口嘬着罐装啤酒。尽管两人之间隔了足以让辰砂放松警惕的距离,露天阳台的晚风拂过辰砂的红色长发时,却还是带来他身上的淡淡的浅香。法斯说不上那是什么味道,不是香水那种标得上调香的东西,再说了辰砂这种板上钉钉的钢铁直男也不可能喷那玩意儿;他一度以为是沐浴露的味道,还为此强忍着醋意冒着生命危险凑近波尔茨,但波尔茨身上也没有和辰砂一样的香气。



法斯纠结了会儿,想着与其好奇还不如趁机找个话题和对方聊聊,便弱弱地开口问道:“辰砂,有没有人说过……你身上有什么味道啊。”



辰砂猛地回头。他是长得好看,清冷的面庞却搭着红发红眼睛,在夜晚变换的灯光下有种别样的韵味,突然拉近的距离也不由得让法斯咽了口克制与冷静之唾沫,如果对方没摆出一副看傻逼的表情的话。“我每天都有洗澡。”



“谁说这个了啊洁癖精吗!!我是说香味啊香味!!”



那双丹凤眼怀疑地斜了他一眼,气势汹汹地把耳边滑下来的长发抿了回去,“在说我娘?”



“……我错了大哥我哪根筋搭错了想勾搭你一下。”



辰砂把距离拉了回去,仰头灌了几口啤酒下去,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法斯没说话,只是拎着自己那罐啤酒沉默地看着他,直到辰砂被他看毛了。



“喂,我说你,”辰砂缩了缩肩膀,摊了个手,在酒精的作用下话都变多了,“自己性取向为男就别带着我一起山路十八弯了行不行,我学习能力很差的,这节奏我跟不下来。”



“噢厉害了,多喝几口酒冷笑话都无师自通了,不像是学习能力差的样子啊。”法斯毫不留情地吐槽道,就差把酒撂地上鼓个掌了。辰砂不是很会喝酒,非常差的那种不会,要不是他破天荒地把自己拉上阳台喝酒机会太难得,法斯实在怕他啤酒都喝不了几口就倒了。“喜欢你就是那么不被允许的事情吗?”



“……你还有戴雅。”法斯不确定辰砂面颊上泛起的红色究竟原因为何,只听辰砂抿着唇思考了半天后憋出一句话来,“你让她怎么办?”



“辰砂哥,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戴雅姐姐喜欢波大佬。我们都一样,我跟姐姐,你跟大佬,根本没什么男女感情,只是凑合凑合过日子的。只要我们都退一步,换个个儿,一切就都很简单。”法斯夸张地把两只手换个左右,然后在空中划条线,算是辅助自己的说辞了。辰砂没直接拒绝他的告白,但他心里依旧有点打鼓,心想还是别把辰砂对自己的感觉说那么死了,“或者你还没那么喜欢我,这也没关系,那是咱俩之间的问题,我会再努力。但你可别跟我说波尔茨也离不开你什么的啊我求你了。”



辰砂一边把剩下的那口喝完,一边回想了一下前两天差点被波尔茨炸了的厨房,暗自思考这句话的真实性。



“……要不你就是在意咱俩都是男的这件事。虽然我是比你高了那么一点,帅了那么一点,那里——诶诶诶诶哥哥哥辰砂哥我错了你回来。”法斯明显在把辰砂逼急了的边缘大鹏展翅,他赶紧把转头就要走的辰砂拉了回来,按着他的肩膀又让他坐下,“我是说,这都不是问题。我说真的。大不了多看点脆皮鸭文学。”


“我看你就是想上我。”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说得真是一点都没错。法斯瞪大了眼睛看着辰砂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不由得快速计算了一下现在开录音的话明天辰砂醒酒后自己存活的可能性。“是……也不是……嗯……就长期目标来说是……emmmmm……”



对方似乎叹了口气。法斯愣了一下,怔怔地抬头看他,辰砂赭色的眼睛在灯光下亮亮的,没了平日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气,加上他那头颜色温暖的长发,整个人看起来都柔软了几分。“随你的便吧,”他真的成功用一罐啤酒给自己喝高了,“但我可不想看什么脆皮鸭文学。”



“没事我看就够了,你就配合我。”法斯笑嘻嘻地凑过去亲他,被辰砂一巴掌糊了回来,“……脆皮组文学也成。”






TBC???




谁给我的勇气试验趴还没写完就在着摸鲤鱼???大猩猩吗?????

评论(12)
热度(42)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