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我流波辰脑洞

总觉得登月组登月后这段时间里会出现波尔茨对辰砂的严格训练23333强行组队强行住回学校不住就天天早上去山洞里叫你起床强行扯领带扯回学校继续训练23333是杨永波和网瘾少石砂的日常了


——————————

“对水银的控制力太弱,是你控制它们而不是它们控制你,明白吗?缺乏瞬间的爆发力,决断不够果断。别一掉下山崖就一副「算了我死了算了」的表情,我伸出手你就要去握。”

波尔茨坐在窗边,用小刀一点一点地刮去长发上沾染的银色毒液,低着头一刻也不停地提着意见。这段时间的医疗基本都由大家自行完成了,露琪尔还在一旁对着苦笑的尤库炸毛“我为什么要治疗”“我就是个庸医”“你们都滚出我的医疗室”,一边喊一边扑腾来扑腾去。

辰砂回过头来,略长的红发挡住半边脸,“……抓住你的话,沾上水银的就不止是头发了……你会失忆的。”

“无用的记忆我也不需要。”波尔茨不由分说地回答,他把小刀放下后站起身来,抬头一眼扫过去,辰砂就立刻低下了头,只留给他一个不会说话的发旋。波尔茨不知怎的就感到有些脱力,他翻了翻眼睛去看天花板,“我不是那个废物,你抓住我我也不会断裂,大可不必担心。”

他努力地想把语气缓和一些,却效果寥寥。和钻石同年的辰砂要比自己大上几百岁,曾几何时也有过年幼的他跟在两位同级的哥哥身后被他们保护的光景。而他可以放下骄傲对包括辰砂在内的任何人施以援手,却唯独对离自己而去的钻石分外苛刻——说到底他只是在躲避大家和法斯法菲莱特的好意的辰砂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那份渴望被他人理解却不敢前进的怯弱,而在生着自己的气罢了。无法置之不理,只因为他和辰砂从内心渴望的是同一样东西——

“……为什么呢。”面前的人喃喃自语一般低声地说,“明明大家都惧怕我,都远离我……为什么你还要把我拉到大家中间,甚至一直站在我身边……”

“因为我是最强的。”波尔茨毫不避讳地回答。辰砂有点发怔,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赭色的双眼对上波尔茨坚定的眼神,“而你是同伴中最脆弱的,仅此而已。”

他原本利落的转身顿了一下,黑色长发从辰砂身前将将拂过。——所以身为最强的他才保护自己?辰砂顺着波尔茨的话想下去,又为自己不切实际的联想感到头痛。远处的露琪尔不闹唤了,开始抄起手术刀就对准翡翠小露飞刀,搞得医务室一片鸡飞狗跳乱七八糟。

“跟上!”波尔茨头也不回地说,“被砍碎了我可不拼你!”

“……啊,好……”

评论(5)
热度(67)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