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AZ‖斯雷因生贺】《碧城》中

※说好的隔一天一更。加课期间全都是手机app更文所以没有超级链接,前篇要麻烦大家自己去我首页里翻了(土下座

《碧城》


全文:      


9.

“薇瑟帝国于2019年7月15日发生暴动,据悉,极端分子趁乱混入参加抗议游行的平民队伍中并引爆了炸弹。”



中年女人一边神色凝重地看着电视,一边不停地嗑着瓜子。年轻的女人则是站在一旁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此次事件造成五百多人伤亡,其中薇瑟平民四百余人,帝国警察五十余人,火星骑士下属高阶军官八人,地球公民三十余人。”



末里从货架间探出头来,也有些好奇地望向挂在上方的电视屏幕。



“此次暴动已被薇瑟帝国皇室定为重大恶性事件,也有媒体质疑极端分子是否为三年前被处死的斯雷因·特洛耶特的残党,艾瑟依拉姆女王日前出面回应。接下来请让我们看一段现场报道。”



电视中的场景切换,深红色的天空下,火星的女王站在高台的最前,金色的长发高高的盘起,她的手在白色的长裙前紧紧地交握,眼神悲沧。



“我对在这次暴动中丧生的同胞深表痛心和悔恨,请牺牲者的家人和朋友原谅我,是我的疏忽,导致我没有保护好他们……但是现在并不是尖酸攻击的时候!……面对暴乱,我们更应该想办法去平复,而不是一味地怪罪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请允许我在这里再次向薇瑟帝国的全体公民和居住在火星的地球公民道歉……”说罢,她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台下顿时一片哗然。“请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尽快找出暴动的源头和解决的方案……愿地火和平永存……”



再抬起头时,她翡翠色的眼眸里早已溢满了泪水。电视被啪地一声关掉,富山婶婶把遥控器扔向了一旁。



“我说什么来着,薇瑟国内有好多对她不满的人。那个斯雷因·特洛耶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火星女王还处处维护着他。”富山婶婶啧了一声。



清子小姐急忙向富山婶婶打着手势,又指了指目光还停留在电视屏幕上的末里。



富山婶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过是堀末里和斯雷因·特洛耶特同为北欧人,也就算是半个老乡,清子是担心她们如此议论那个人会让身在异国他乡的末里心有不快。但末里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她们的对话。他依旧抬头望着早已变得漆黑一片的屏幕,久久没有说话。



“末里君,你在看什么呢?”富山婶婶出口叫住他,看他的反应反倒像是被吓了一跳。末里转过身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拽了拽耳边浅色的碎发,“我在想,火星女王她现在会不会很辛苦……”



“哈?……”这话倒让富山和清子愣了一下,很快富山婶婶又大笑了起来,她的笑声让末里更有些无所适从了,“末里君你还真是善良啊,我们都只是在意会不会再次开战,只有你还在担心火星的女王。”她眨了眨眼睛,开玩笑地逗他说:“难不成你认识艾瑟依拉姆女王吗?……”



“我、我怎么会认识艾瑟依拉姆公……”末里猛地愣了一下,目光突然失去了焦距,只剩下了干瘪瘪的话语,“……女王……”



他怎么会认识火星的女王呢?……他在心里反问自己,他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留学生,哪里会有机会认识尊贵的女王。但是为什么……他却下意识地想要称呼她为艾瑟依拉姆公主呢?就像是那个音节浑然天成、顺理成章一般,就像是他曾无数次地默念过这个名字一般。



他只是在看到那位金色的女王对民众鞠躬的身影时,从内心深处感到一种沉重的负罪感,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就像是一个月前他在便利店外看着那个粉发的少女渐行渐远的背影,和从富山婶婶口中得知那个电话号码的主人的名字时……完全是一样的感觉,又似乎有着细微的不同。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敢去深究那是什么。就像是对火苗感到好奇的孩子,既蠢蠢欲动地想要伸出手,却又惧怕那鲜红的火光。他只怕自己一旦抓住了那道在宇宙中若有若无的白色身影,就会被其扯入星空尽头无底的黑洞。



末里有些失魂落魄地陷入了沉默,不再理会富山婶婶和清子小姐的讨论。







10.

今天是7月30号,距离火星发生暴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问题却依旧得不到解决。在那之后火星又接连发生了两起动乱,均死伤惨重;地球方也并不安生,在地球依旧占有一方殖民地的轨道骑士认为母国的动乱是偷渡去薇瑟的地球人引起,而事实上死伤的人民中也有留居在薇瑟的地球人。轨道骑士一方与殖民地当地的居民迟迟僵持不下,最终发生了不小的冲突,一时间地火两颗星球全都人心惶惶。



末里看着墙上的时钟,行动迅速的秒针逐渐追上时针和分针,最终在正午十二点的刻度上重合。



他摘下了耳机,窗外轰轰烈烈的雨声立刻蹿入了他的耳中,令他的耳膜镇痛。末里抬起一只手捂住了额头,头痛和晕眩总是来得很快,它们果然更多的是心理反应到生理上的症状。



门外的风铃哗啦啦地响了一声,末里刚要抬起头说“欢迎光临”,就见富山婶婶胖胖的身躯从门口里挤了进来。



“啊——真是辛苦了,末里君!外面下的雨真是大呢!一不小心就在路上耽搁了,清子的弟弟来新芦原看她,她也去接弟弟了,还麻烦你在这看店……”她把伞再度撑起晾在伞架的一旁,“身体没什么问题吧?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和婶婶说哦!近来这雨真的是越下越勤了……”



“我没事的,富山婶婶。”末里急忙舒展开方才还纠缠在一起的眉头,对她露出了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谢谢您。”



“唉,末里君你这人就是太勉强自己了,什么事都不愿意麻烦别人,明明可以再多依靠我们一点的!”富山婶婶说着,然后笑呵呵地从背包里提出一个塑料袋来,“想着你一定会说麻烦我……所以干脆没有提前告知你!来来来末里君,你还没吃午饭吧?我给你带了厚蛋烧回来喔!!”



末里一时有些语塞,有点无奈地笑了一笑后,只得接受了女人的好意。“谢谢……”



“没事没事,末里君你就是太喜欢说谢谢和对不起了!”富山婶婶靠在柜台旁边歇口气,目光又转悠回那个不太和谐的伞架上。“那位军人先生还没把伞取走啊,近来这雨这么大,也不知道他怎么出门。”



“又不是只能有一把伞。”末里失笑,也跟着看向那柄橘色的雨伞,“或许不知道是落在了便利店里,以为弄丢了吧。”他其实偷偷地打开过那把伞。实在无聊时,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撑开了那把橘色的雨伞。出乎意料的是在他撑开雨伞的同时,一张牛皮纸制的便条也随之飘落下来。



他那时候有些惊愕地从地上捡起便条,上面是秀气的钢笔字:“今天也开心点嘛!姐姐永远支持着你哦!!”末了还画上了一个可爱的小表情。



看着便条的末里也不由得露出了微笑。这一定是那位军人先生的姐姐写给他的鼓励吧,却不知怎的就掉进了闭合的伞骨之间。末里想了想,动手用打孔器在便条上的一角打上一个小孔,再用白色的细绳穿起来,小心翼翼地拴在伞骨上,然后把伞合了起来。



要细说的话,末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似乎那张纸条突然变成了有温度的东西,让他回想起似曾相识的温暖,好像曾几何时也有人鼓励过他让他开心一点,声音就像是暖橘色那样温暖可人。从那时起,那柄橘色的伞在末里眼中也突然不那么碍眼了,反倒带着些小小的温暖。



“真是可惜。”富山婶婶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拽了回来,女人在他身旁摇了摇头,“要不是这是顾客的东西,我也真想要一把橘色的伞。”



末里失笑,“婶婶之前不还说,橘色太过显眼了吗?”难道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对这把伞日久生情了?末里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地笑自己。



“显眼是显眼,但实在是非常温暖的颜色。”富山婶婶感叹道,语气变得有些怅然,“下着雨的新芦原,真的太冷了。大家都打着冷色调的伞,雨也是那样冰冰凉凉的颜色,整个城市就像全都坠入了冷冰冰的碧色似的。”她摇了摇头,“这时候走在人群中的橘色,就显得尤为可贵了。我怎么跟你解释呢,唉,就是觉得这座碧城总还有一丝温暖什么的。”



“富山婶婶,八点档的电视剧看太多啦。”末里从后面拍了拍女人的肩,笑着打趣道。



“唉你这孩子……”








碧城中的温暖……啊。








又是一个独自看店的午休,末里一个人坐在伞架的旁边,他摘下了遮挡雨声的耳机,然后轻轻地靠在那把橘色的伞旁。



很神奇地,原本来势汹涌的头痛突然就舒缓下来了,仿佛那把伞明亮的颜色真的有什么无法言说的功效。他缓缓地挑起嘴角——在碧色的城市里唯一的橘色……



在冰冷的世界里唯一的温暖……



——果然富山婶婶说的是对的呢。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冲出眼眶,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哭了。








11.

堀末里晕倒了。在那柄橘色的伞旁。



他晕倒的那天上午,新芦原下了最大的一场雨。那家便利店所在的位置地势较低,门外台阶下已经积起了一层未散去的雨水。富山婶婶和清子小姐午休回来后发现他靠在伞架旁边,嘴角还噙着笑容,耳机平放在腿上。她们最初以为他只是睡着了,却怎么样也摇不醒。



她们最终给耶贺赖医生留下的那个号码打了电话。十分钟后一辆军用医院的救护车停在了便利店门口,第一个下来的年轻男人穿着UFE的蓝色军服。紧跟着下车的医生和护士把末里抬上了救护车,年轻的军官给疑惑的富山婶婶和清子小姐留下了“堀末里是UFE某位长官的挚友”这样的的解释和“不要告诉堀末里本人”的嘱托。



然后,他取走了那柄橘色的伞。








12.

末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他躺在自己公寓里的榻榻米上,被角被细致地掖好。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沉得就像一块石头,但还是勉强倚着窗边的墙立了起来。枕边的纸条似乎是清子小姐留下的,上面写着:“末里君上午突然晕倒了,吓了我们一跳呢。这几天雨一直下个不停,就请好好休息吧!另:擅自从末里君的书包里翻了家钥匙出来开门,真的非常抱歉!”



末里读完了纸条,眨了眨酸痛的眼睛,伸手把纸条放到窗台上。



少见的触感碰触在他的手背上,末里愣了一下,然后回过头去看窗台,才发现窗边摆着一张米色的卡纸,看起来像是贺卡,用盛开的一枝铃兰压着边角。窗帘已经被人拉上了,只剩下未合好的一角透出窗外路灯的光来,混着雨滴打在玻璃窗上的阴影,映在贺卡和铃兰〔1〕上。



他愣愣地望着那张贺卡,突然意识到那绝对不会是富山婶婶或者清子小姐留下的。



——会是谁呢?他伸出手去,翻开贺卡的指尖有点颤抖。那是一张很简洁的贺卡,浅浅的米白色里是一张颜色更加浅淡的纸,上面的黑色字体工工整整,却不曾出现在堀末里记忆中的任何一个角落——



那人写道:「你还好吗?」



——只有这一句话。



末里第一次感到,自己一个人住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他的身边没有其他人,能够温暖自己的生命体永远只有自己。所以当他陷入沉默的时候,那片空缺也没有人可以替他去弥补。于是他一静下来,整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只剩下空白。



他揉了揉眼睛,却什么都没有擦掉,眼睛很干涩。那句话分明什么都没有,他却傻乎乎地去抹眼睛。



他也不愿意站起身来,只是慢慢地挪到书包旁边,把自己的手机翻了出来。他的手机丢过一次,这是在耶贺赖医生口中的那场病后重新买来的,所以这也算是他手中唯一与过去无关的东西。他打开通讯录翻找,将索引固定到K的位置。



他通讯录中的联系人并不多,罗马音首字母是K的更是只有一个。他凝视了那个陌生的名字许久,除了富山婶婶给他拼读这个名字时的语气之外,却什么印象都没有。名字的罗马音拆开的每个音节他都会拼读,每个发音都会在一天里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听到有人发出。但它们绝对不该是这样排列的。本来熟悉的发音拼凑在一起成了这个名字,就突然和他脑海中的那些空白连为了一体。



末里空荡荡地想,他跟这个人大概就像是平行线的关系,而这个名字和电话号码如今却出现在他的手机里。他的头还是很痛,于是他就着这股疼痛毫不负责任地猜测,或许他们曾经是认识的,然而又有人突然将原本是相交线的他们斜率变成了同一个。



他最终按下了那个名字,拨出了号码。他把手机的听筒贴在耳边,另一只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张贺卡和那枝铃兰。



电波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太久,那端很快就响起了接通的轻响。末里勾了勾嘴角,他总以为自己会很紧张,以为自己会心急得要死,心脏都会几欲跳出来。然而在对方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在听到对方低低的呼吸声的那一刻——他却突然平复下来了。平静得像个雕塑一样。



“喂?”那人说,是一个完全没听过的年轻男人的声音,平稳的语调和低沉的嗓音却让人很安心。



末里没有出声,却也没有掩盖自己随着电波传至那端的呼吸声。于是对方有些不确定地又问了一次:“您好,听得到吗?”末里依旧没有回答他。



男人也陷入了沉默,末里还能够听到他那边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有其他忙碌的、嘈杂的声音。



他们就这样僵持着,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手机边缘的棱角硌着末里的手,他却丝毫感觉不到。在对方背后的声音里远远地掺杂进一道柔和的问“是谁的电话”的女声时,对方再次开口了:“是你吗?……”他问,声音还是那样平静无波,末里却无端觉得他似乎有些焦急起来,“是你吗?”



“是你吗?……”末里张了张口,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话,对方似乎怔住了。这是末里自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声音还有些沙哑,但他依旧继续问道,“是我吗?……我是谁呢?……”



对面的男人没有回答,却也没有离开。末里想象着那人握着手机的样子,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依旧还在耳边。他不知道自己和那人这样维持了多久的状态,他能听到对方的身边似乎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无一不是轻声询问那人发生了什么,用温柔的语气呼唤着他的昵称,而电话那端的人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末里抬起头来,环视着自己空荡荡的屋子。他突然觉得,真的是够了。于是他把发烫的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按下了挂断键。



他把贺卡和铃兰扔在了一边,然后重重地倒在了榻榻米上。他感觉榻榻米是凉凉的,薄被也是凉凉的。他转了个身,背对着窗户的方向,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从来不曾觉得,富山婶婶说的那句话是那么的正确。他不是那柄橘色的伞,从来都不是。他甚至都可以感觉到自己逐渐流失的温度——甚至可以看着它们从自己的身体里溜走。他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滴落在榻榻米上,留下一个个浅棕色的小印,本来细小的声音也在安静而空荡的房间里显得尤为清晰。






堀末里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也不记得睡去的前一秒自己的脸上是否还挂着眼泪。他只记得自己哭了很久。为了一个连自己都搞不清、抓不到的理由,哭了很久很久。



他觉得自己就像那座碧城,所有残余的温度都被这场大雨洗刷干净了。真要说的话,他的眼睛果然也是碧色的。



——他不是那柄橘色的伞,也永远无法成为那柄橘色的伞。那种温暖的颜色从来就和他没有关系。一秒钟也没有。










To be continued.





注:
〔1〕铃兰:花语是「幸福的归来」。


P.S.
近来属于写刀写糖都没什么热度的状态,于是也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
↑↑↑一个虚荣的人

下一章就完结啦,终于可以写完一个构思了很久的故事……伊奈帆的生贺我还啥细节都没想出来:P感觉自己写文的状态就是施了「超级无敌之即使写文没大纲全是想到啥写啥依旧可以被自己圆回来还能莫名其妙地就有个伏笔呢!☆」之大法23333

评论(8)
热度(50)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