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AZ‖斯雷因生贺】《碧城》上

※迟来的生贺,所以主要以斯雷因为中心。特卿1.11生日快乐!最最最最喜欢你了!!(小小声)
※cp主奈因,微斯雷蕾穆,我又回归了文艺路线
※官方居然没生贺的官图和周边!我居然也有机会感受有钱都没地方花的痛???(摔锅

《碧城》


全文:      


1.

「蝙蝠……」



……。



「蝙蝠……」



“末里……末里!末里君!”



他突然回过了神,富山婶婶熟悉的脸在他眼前一下子放大,吓得他后退了一步。



“你没事吧,末里君?”清子小姐也小跑着靠近,扶住他的肩膀。“从刚才开始精神就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末里愣了一下,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又是这样吗……”富山婶婶无奈地叹了口气,让他瞬间手足无措起来。有点发福的中年女人解下身上系着的围裙,放在了柜台上。“末里君,一到雨天就总是会头痛呢。实在不舒服的话,我先送你回家吧?”



末里的第一反应还是想拒绝婶婶的好意。“我没事的……”他刚张口说了一句话,剧烈的头痛感便再次向他袭来。他一个晕眩,只能扶住柜台才勉强站住,一旁的清子小姐急忙抓住了他的胳膊,成为他重心的另一个支撑点。



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春天就要结束,夏天还未到来的季节里,这个国度无疑已经做好了进入雨幕的准备。他总是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和这个国家是如此地格格不入。他从未有一刻那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是不属于这里的,现在不属于,也从未属于过。



那么又是谁把他带到这里的呢?……他无端地想到,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又不禁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笨。他的沉默让这个不大的便利店浸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他的耳边仿佛只有无穷无尽的雨声——直到顾客推门走了进来,门口自动的响铃发出了“叮铃”的一声轻响,富山婶婶和清子小姐同时回过头去说“欢迎光临”时,他在从那种海一般深不见底的恍惚中回过神来。



“或者……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他抬头,有些歉意地对两位善良的同事露出微笑。








2.

一下雨就会头痛的人,在此之前又要怎么在一个多雨的国家生活呢。



他打开了公寓的门,然后慢慢悠悠地蹭进屋里。不大的屋子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住,好在那确实是间非常朴素的小公寓,倒也不至于显得太过冷清。



他把背包扔到榻榻米上,然后有些疲倦地跌坐在窗前。他趴在窗边,忍着尚未褪去的头痛感,越过那片重重叠叠的雨幕,眺望此时此刻的新芦原。



他叫堀末里。是市立新芦原大学的大四学生,大四已经没什么课程,他基本上都在新芦原中学附近的一家便利店打工。



话虽如此……



末里在窗台上闭上了眼睛。那串自我介绍一样的话语对于他来说却像背稿子一样。他的记忆中全是自己上学的经历,来到日本的过程,坐上飞机前和父母临别的场景。那一切都很真实,是他亲身的经历。



可如今,他越来越明显地觉得那是不对的。他本来不是日本人,却有一个日本的名字,而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自己原来叫什么。新芦原大学是很好的学校,然而他却没有去大公司实习,只是躲在一家小小的便利店。最可怕的是,那场地火战争距今不过三年,而他的记忆中却毫无对战争的印象。



末里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酸,等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开始低声地抽泣。



——他不敢深究地去想。他知道自己身上充满了疑点和矛盾,他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原本就不是堀末里,而是另一个人。这只是个虚假的身份,那些逼迫着他改变的人把原本的自己削去了棱角,塞进了这个叫堀末里的躯壳里。



他还是会在下雨天头痛,那阵痛苦来得毫无缘由。他有时候会消极地想:知道了头痛的原因,就算紧接着等待我的是死亡也不足为惧了吧。



你看,就是这样可怕的想法。浅蓝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拂过他白皙的面庞。然而谁不想知道自己的本源呢?……谁,不想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呢?……








3.

“一共是500日元,便当需要我帮您加热一下吗?”



末里扫过商品上的条形码,然后看着显示屏这样说。顾客对他摇了摇头,他便帮顾客把它们都装进购物袋里,然后一手递出布袋,一手接过对方手中的纸币。



“谢谢光临。”他和富山婶婶、清子小姐异口同声地说,同时接过后面一位顾客递给他的饼干。



他照例扫过条形码,然后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今天不买巧克力了吗?……”



“今天就先不……欸?”女孩子说到一半突然有些惊讶地抬起头,脸上迅速漾开一片红晕,“堀君记得我吗?……”



“欸?……”这回变成末里惊讶了,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因为你每次来便利店都会买巧克力,所以我就记得了。”



“真、真的吗……”女孩子看起来明显有点害羞,抓着钱包扭捏了一阵,“那、那我果然还是再买一块巧克力……”



“不……我并没有逼迫你的意思……”



“我我我我知道的!我知道堀君是什么意思,只是我自己突然又想买了……什么的……”女孩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明显,一直烫到了耳尖。



末里看着她的样子也有些无奈,暗自谴责自己是不是太多嘴多舌了。他从一旁的货架上拿下一块巧克力,和先前的饼干一起结了账。



“谢、谢谢你……堀君……”女孩子急忙抱起买的东西退后了一步,“我、我明天还会再来的……到时候就拜托堀君了!……工作也请加油!”说罢,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就立刻跑走了,着急得差点被门口的台阶绊倒。



擅长察言观色的末里并非对女孩的行为摸不着头脑。他叹了口气,然后退后了一步靠在身后的墙上。



身旁传来一声轻笑,他不由得回过头去,站在不远处的年轻女人正含笑看着他。“清子小姐,你又在笑什么啦……”



“我是在想,末里君还真是可爱呢。”清子不由得掩唇说道,“我老家有个弟弟,也和末里君差不多大,看着你我就总会想起他。”紧接着她又拍了拍手,补充了一句,“啊不过,远远比不上末里君就是了。我家的弟弟天天都懒散得要死,哪像末里君这样又乖巧又帅气。”



“末里君一直这么受欢迎呢。”在后排检查货物的富山婶婶也探了个头参与进讨论,“本来咱们这家店就有点偏僻,自从末里君来了之后,突然就多了很多女高中生光临呢。”



“啊啊啊富山婶婶……”末里被她们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的红晕因为白皙的肤色而更加明显,“请不要拿我说笑啦……”



“其实自从UFE成立以来,新芦原也多了不少外国人。”富山婶婶抬头想了想说,“但果然像末里君这样长得那么好看的也很是个宝呢。啊啦,我记得末里君是北欧人?……”



“是的……”末里有点经不住她们这一天一感叹的架势,很快就败下阵来,“故乡是在北欧的。”



“真好啊,北欧。”清子小姐接过话来,她用手肘支在柜台上感叹,“我记得Heaven's Fall的时候,北欧是比较少的未受到牵连的地方吧?……战争真的是太可怕了……好在薇瑟现在的艾瑟依拉姆女王是主和派的——她可真是位好女王。”



末里听着她话中的名字,不由得有点恍惚。“我倒是听说那位女王在薇瑟本国遭到的抗议挺多的,说是因为出卖本国利益什么的,近来的局势其实也很不稳定……”富山婶婶从货架间走了出来,叉着腰站在前面。“相比起来那个战犯……”



“哎呀,富山姐你就不要提那个人啦!”



末里没有再参与她们的谈话。他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怀念起雨天来。



为什么呢,明明是让自己那么痛苦的雨天。



下一秒他又意识到自己那份痛苦来得毫无头绪,不由得又使劲摇了摇头。耳边还充斥着“那个特洛耶特博士的儿子啊”“真是讽刺呢”“背叛了女王的希望”一类的讨论声,他有些出神,目光突然落在从早上就开始不和谐的一点上,然后回过头去打断两个女人:“话说那个……”吸引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后,他指了指店门口的伞架,“那把橘色的雨伞是怎么回事……”明显不是店里提供的爱心雨伞啊。



“啊那个啊,是很显眼的颜色对吧?”富山婶婶感叹了一句,“是昨天末里君你早退回家之后,有位顾客落在店里的。还穿着UFE的军服,非常年轻。”



说是显眼——末里突然就有点不知道该评论些什么——不如说在店里装修那么和谐的配色下,显得很碍眼吧……“是军人先生吗?”



“要在前两年,是很少有军人直接穿军服上街的,近来却越来越多见了。”清子小姐清秀的脸上显露出担忧的神色,“真的不希望战争会再次打起来……虽然的确,最近局势也很动荡……”



末里眨了眨眼睛,再次回过头去望着挂在门口一旁的那柄橘色的雨伞。



地球联合防卫军的军人吗……








4.

雨季越走越近了。



末里扶着柜台的一角,小心翼翼地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没有那么不适。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他站在那里微微抬起下巴,望着便利店外完全不宽广的那一小片视野。



这家便利店的确有些偏僻。尽管它就位于市中心,却不讨巧地挑了个坡道下的位置,店外不到十米就是另一侧的坡道,两条道路间的小道实际上也很少有车辆路过,偶尔有新芦原中学的学生上下学推着自行车路过这里。



末里有些出神地望着那一侧坡道墙壁上的涂鸦。那是幅很奇怪的画,左边是高挂的太阳,右边是阴沉的雨天,然而处于两种不同环境下的相似的小树苗,却在太阳那侧枯萎,在雨天这侧蓬勃生长。



他经常会望着那面墙上的涂鸦陷入沉默,富山婶婶和清子小姐大多不会打扰他时有时无的缄默。堀末里就像是在一个雨季突然降临在这片大地上的雨滴,在此之前这家便利店里也没有人曾见过他。但他是那么温和又懂事,于是所有人便都向他倾注了信任,从不去询问他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他的过去。



末里从富山婶婶的手中接过垃圾袋,然后推开了便利店的门走了出去。垃圾桶就在屋檐下的另一侧,于是他并没有打伞,只是顺着屋檐向那边走去,从上滑下来的积水滴在他的白衬衫上,在右肩一侧留下了浅浅的印记。



他把垃圾袋扔进了桶里,又用扫帚扫了扫周围零落的垃圾倒进去。他低着头,浅金色的发丝挡在额前,像是遮住了他碧色的双瞳。



斜后方突然传出了不和谐的轻响,还有骤然加快的脚步声。末里把扫帚摆回远处,然后有些怔然地看着几罐饮料从上坡道上滚到他的脚边。



脚步声的主人似乎停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他有些无奈地弯下身去,把那些易拉罐一个个地捡起,抱在臂弯里。那个人似乎又走近了一步,末里抬起头,想要把饮料递还给那个人。



而他的动作却停在了半空。站在他对面的少女举着一把浅紫色的伞站在雨中,紧握着伞柄的手却似乎在微微颤抖,海蓝色的眼睛仿佛也随着雨幕升起了一片水雾。她有着一头粉色的短发,却完全不是那种甜腻的颜色,反而温柔得像是四月的樱花。



他愣在原地,雨滴砸在地上的声响还在耳边缠绕。那种类似熟悉的恍惚感只是掠过去了一瞬,他急忙收回了一直停留在女孩面庞上的目光,低下头递出那些饮料。“抱歉……”



她似乎朦朦胧胧地发出了一个唇齿相触的平舌音,而后又快速地停下了原本出口的音节。她打开手中的塑料袋,走近了让末里将易拉罐放回塑料袋中。“不……是我要感谢你才对……末里君。”



末里有些惊讶地站直了身子。他再次打量面前的女孩——那是个很漂亮的人,却不是那种张扬的美,而是内敛而含蓄得像是夜空中的月亮。他有些迟疑地问道:“……您认识我吗?”



粉发的女孩有些无奈地勾起了唇角,她的反应让末里突然心升悔意。或许他的确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或许对方还记得他,但他却忘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下意识的提问真的是太过鲁莽,甚至有可能伤害别人——他在心里暗暗地想,不知道为什么,他是真的很不希望自己的言行让面前的这个女孩伤心。



“……我是你的学妹。”良久,女孩这样说,她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刻意地退后了一步,又从屋檐下回到雨里。“末里君在学校里很有名,所以我听说过你。”她咬了咬唇。



“是这样吗……”末里无端地觉得女孩说话时的神态似乎有些勉强,然而女孩面对他的疑问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他看着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的女孩,突然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将对话进行下去,还是说就这样与她道别,转身离去。



然而女孩却迟迟没有动。她站在雨中,雨水顺着与薰衣草同色的伞沿划下,水滴的影子从她如海一般的眼睛前划过,在两人的目光间建起一面水墙。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她突然说,末里对她的话感到有些无所适从。“近来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我很担心你……还有,日本就快到雨季了……下雨的时候还会头疼吗?……有没有什么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末里张了张口,短暂的沉默后又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



“是吗。”女孩像是松了口气一般,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那真的是太好了。我之前就一直很担心……如果,如果有哪里不舒服的话就……”她抬起头来,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又停下,挂着塑料袋的手腕抬起,手指有些纠结地挡在唇前。“……抱歉。”



“谢谢你。”末里说。得到回复的女孩有些惊讶地望向他:“可是我……”“我知道。没事的。嗯下雨的时候是会有点头疼……不过不是很严重。没事的,请放心。”



女孩微微睁大着眼睛看向他,末里见到女孩的反应,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不敢确信自己是否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但在住在新芦原的最后那段时间里,他是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女孩。他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想来看看他,也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如此担心他。如果只是对于一个听说过而已的学长,那样的担忧未免太过深厚了。



他看着女孩打着伞走远的背影,目光不自禁地下移,注视着她步伐平稳的双脚。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末里不由得也有些疑惑,但紧接着的那片目眩又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地走回便利店里,门外的风铃被风吹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那把橘色的雨伞还和其他黑色的雨伞挂在一起,显得突兀又有点温暖。



雨季越走越近了。



像是雨一般突然降临在这片土地上的异族少年,却和雨生生不合。每当雨滴落在地上的时候,他的耳边总是充斥着大海的潮汐声,猛烈的风声,还有低低的交谈声。那些混乱而又听不清晰的声响在他耳边嘈杂,带来毫无理由的头痛,没场雨的降临都意味着一次对自我的折磨,末里有时候甚至会无望地想,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家便利店待多久。



而后,他的世界又恢复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5.

他梦到了广阔无垠的宇宙,和一抹白色的倩影。



他看着那个影子在月球周围的陨石带中灵活地穿梭,就像是纤细又美丽的白色精灵。



他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也不知道那个纯色的影子究竟是什么。有人似乎从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于是他回过头去,却看不清那人的脸。



他只能听见那人的声音,语调平静,又像是在和他做一个发誓会履行的约定。



「等到战争再度打响的时候,我会来接你的。」








6.

为什么,是战争呢?……








7.

“嘟——嘟——嘟——”



窗户紧闭着,外面的天空阴沉,从进入初夏开始最大的一场雨正在外面轰隆隆地宣告着自己的登场。



“喂?”电话终于被接通。



“富山婶婶,我是堀末里。”末里立着上半身坐在榻榻米上,腿上还搭着一层薄被。“我今天不太舒服,可能又去不了了。真的很抱歉。”



“哎呀没事没事!看你客气的!身子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吧,药有好好吃吗?”通过电波传来的女声稍微带着一点虚无感,热心与善良却丝毫没有被削减。末里点了点头,“嗯,吃过了。”



“末里君这两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呢,一到雨天就会头疼。”中年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总是吃药也不是个办法,有时间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也真是可怜你一个孩子在外地上学的,日本又是这样多雨的国家。”



“嗯……看过了。医生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在心里斟酌着,然后说了一个谎。事实上他连医生都没有见到——每次想要去医院,却总是会被各式各样的急事所牵绊,仿佛这个世界都不肯让他去看病一样。



“唉,那你好好休息吧。可怜的孩子,真是辛苦你了。”



末里露出了一个有些怅然的笑容。他调换了一个手拿着手机,让对面的声音足以将窗外的雨声隔绝在外。“对了婶婶,那把橘色的伞被领走了吗?”



“橘色的伞?……哦,你是说军人先生落在店里的那一把吗?”中年女人笑道,“还没有哦,它还在店里呢。末里君怎么那么关注那把伞?……”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他有些踌躇,最终安静了下来。电话那段也沉默了一会儿,几秒后女人才再次开口:“怎么了?末里君其实是不是想问什么别的问题?……”



“是、是的……”他支支吾吾地答应着,“那个……抱歉我有些记不清了……当初把我推荐到您的便利店打工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把你推荐来的人吗?……啊我记得……好像是个医生……”富山婶婶的声音突然清晰了起来,末里猜想她可能是用下巴和肩夹着手机打电话,紧接着那边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纸张相互摩挲的声音。“他当初就有嘱咐过我们说你是大病初愈,每逢下雨的时候就会头痛,还拜托我们照顾着你点。我记得他当初还给我留了个名片……你等等我找找啊……”



他专注地听着电波那边的声响。他想他自己并不是和雨本身相性不和,而是在下意识地恐惧雨声——就只是单纯地惧怕那样淅淅沥沥的轻响。一旦戴上耳机远离那样的声响,他的头痛便可以减轻很多,只可惜在工作的时候没办法一直带着耳机。



这已经远远不是生理上的问题了,他知道。如果硬说自己得了什么病的话,那便是心理上的疾病吧。他大概是得什么心病,而落下病根的原因势必与雨有关。



“啊,找到了!太好了,总是怕你出什么事,所以一直留着……”富山婶婶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急忙抓紧了手机,把听筒的位置紧紧地贴在耳边,“我看看……啊,是叫耶贺赖的。对,耶贺赖医生。”



耶贺赖……末里咬紧了唇,思索着这个名字是否在哪里听过,却最终无果。



“对了,他还留了一个电话号码,但不起他本人的。”富山婶婶又补充道,然后把名片翻到反面,“他说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就打电话给这个人。”



“电话?!……婶婶,麻烦你把那个电话念给我好吗?……还有那个电话的主人,他的名字是什么?”



“电话的主人……”富山婶婶凑近了名片,推了推老花镜。



“啊,那个人的名字是……”








8.

「堀末里……」



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浩瀚的宇宙,那人在他身后叫他的名字。于是他便回过头去。



「等到战争再度打响的时候,我会来接你的。」



「我一定会。」








To be continued.



P.S.
对不起这是一篇晚了很多的生贺,身为一个斯厨却实在抽不出时间为他写一个故事我的内心也很痛苦啊……

一不小心写长了,所以分成上中下三篇来更新,隔一天发一章,到我加完课就可以更完啦!耶!!计划通!!!(个ball啦23333

求喜欢求推荐求评论!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就评论给我聊聊天嘛真的超期待的啊~~~(在地上滚

评论(10)
热度(61)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