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A/Z‖于你眼中的汪洋大海/3

上次的存稿!!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藏在大家记忆中的奈帆23333哆哆嗦嗦地打个奈因tag,但伊奈帆tag还是算了2333

自己理想中的配乐是kalafina的seventh heaven,但是网易云音乐实在是……听不了……还是强烈建议大家在看这张前把用什么其他的音乐播放器这首歌搜出来听着看!真的非常美的一首歌……好吧我已经是K团的脑残粉了……

前篇:【1】  【2】


《于你眼中的汪洋大海》

.10.

转移到薇瑟皇家图书馆,其实是斯雷因自己的选择。



长久不见阳光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差,那位UFE军官界塚伊奈帆向上级提出了更改关押他的地点的变更计划。与此同时艾瑟依拉姆女王则表示希望可以让他回到真正意义上更像是故乡的火星,权衡之下地球军方才同意了下来,并且派遣了部分地球士兵前去火星,与薇瑟的军队按奇偶数周对他进行轮流看守。



而他在界塚伊奈帆给他提供的几个选项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图书馆。这个左眼带着黑眼罩的年轻军官似乎也没有什么惊讶,一切都在他意料之内般地点了点头。



斯雷因早就看完了这座图书馆的大部分藏书。



小时候刚到火星的时候,父亲也尚且在世,火星皇室的人们因为对他父亲的尊敬,待他也算不错。那时候他经常来这座皇家图书馆看书,最开始只是一些简单的绘本,再来是一些名著文学,也曾偷偷地在书架上寻找着父亲曾借阅过的科学类丛书——他记得那些繁复的名字,然而小小的孩子还什么都看不懂,只能看着书页上密密麻麻的公式和定理,托着尚有婴儿肥的腮帮子望而生畏。



那时候除了和艾瑟依拉姆公主偶尔见面以外,他几乎都待在这座图书馆里,父亲也不怎么管他。他喜欢这里轻松的氛围和清幽的环境,喜欢那个酷似自己和艾瑟依拉姆公主初见时情景的大厅,喜欢坐在五楼的露台上慢慢地读一本莎士比亚的名著,喜欢一边顺着旋转楼梯跑上去、一边按顺序背诵着书籍的名字,喜欢一整天里不断乐此不疲地从一楼一直跑到十四楼,然后趴在顶层的最后一节楼梯扶手上,从上往下俯视,看着颜色各异的书脊依次排列在深木色的书架上,严谨又美丽的纹路一圈圈地向里蜿蜒,重重叠叠宛若万花筒中的景象一般绚烂。



时隔多年再回到这里时,他的双手被扣上了银色的手铐。地火双方的卫兵各站一排,手持枪械,谨慎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手铐在进入这座象牙色的建筑后被押送他的士兵解开,紧接着厚重的大门在身后缓缓地关闭。



那时的他抬起了头,又一次仰望着门厅高高的穹顶上的天顶画。



他尝试着快些迈开步子,却没什么力气,于是只能踱步走向熟悉的旋转楼梯,然后一步步地踏了上去。



斯雷因·特洛耶特就是那样一言不发地扶着楼梯的扶手,一路走上一层又一层的阶梯。他的眼睛望着同一楼层所构成的圆型平面另一端的书架,转着圈地默念着每一本书的名字。他本来以为自己早就忘了的——他本来以为那些或优美或深奥的书名,早就被掩盖在鲜血和炮火之中,被他合着繁复的战报一并扫下桌子,或是一同扔向磁悬浮的大门,发出沉重的响声,脱离了主体的几页在孤独的空气中四散开来。



但是他没有忘,每一个字符都还深刻地印在脑子里,远比那些战略部署要清晰得多。他仿佛看到一个穿着浅色针织衫的孩子跑过自己的身影,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飞奔了上去。那个孩子看起来是那么地无忧无虑,浅金色的发尾随着奔跑的动作一翘一翘的,项链砸在胸前的小扣子上发出金属特有的轻响。他看着那个孩子的身影越跑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了,自己也就在那时登上了最后一层阶梯。那个孩子跑去哪里了呢?……他这么想着,站在十四楼顶层的最后一段扶手边,探出身去。



他似乎长高了不少。儿时只能探出一个头的距离,现在却上半身几乎都悬空了。他望着眼前这不变的景色,脖颈上戴着的项链将他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下坠去,那真是一种诱人的冲动——只要放松自己随风去就好了,就像是从天空中坠落的鸟儿,死在说不上是本源却是真正意义的故乡的土地上。没有人会管他,门外的士兵只是为了防止他逃跑,生死却是随意的。于是他几乎真的要这样做了——却总在身体弯曲过九十度之前被脑海中的一个声音悬崖勒马。



他说,活下去。



活下去。斯雷因。



他又睁开了眼睛,立起探出旋梯的身子。



活下去,斯雷因。如果没有理由的话,再去寻找就好了。



那个声音又说。



“我知道啦。”他转身背靠着楼梯外侧坐下,一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不情不愿地挑起了嘴角。“真的很烦啊。”








.11.

活下去,斯雷因。如果没有理由的话,再去寻找就好了。








.12.

——什么是活下去的理由呢?








.13.

斯雷因坐在楼梯的第四阶上,从厚厚的《Aldnoah基本原理》中抬起头来,望向不远处的一小片阴影。“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了。”



洒下阴影的绿植树叶沙沙地摇晃,然后穿着天蓝色小礼裙的女孩子从后面走了出来。斯雷因这才重新打量起这个留着齐肩短发的小女孩来,她的确和那位公主殿下幼时长得很像,但依旧是两个不同的人。对方扭扭捏捏地看了他许久,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大哥哥,你是住在图书馆的精灵吗?”



“……精灵?”斯雷因愣了一下。



“是的!传说中住在图书馆里,保护和管理书籍的精灵……”小女孩兴奋地攥起了小拳头,脸颊红红的。



斯雷因稍微有些不知道如何接话,他没什么机会和孩子相处,所以也对如何与他们交流不得要领。他只是下意识地开口,轻声接了一句:“我的话,难道不是像恶魔多一些吗?……”



莱茵听到他的回答后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认真又急切地冲他摆着手:“怎么会呢!!恶魔一定不会有大哥哥长得这么好看的。”



斯雷因被她真诚的回答噎得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叹了口气,然后对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谢谢你。”



小女孩重重地点了点头,看得出来她其实很紧张,然而小脸上又努力绷着强装镇定得别扭的微笑,让他不由得有点想乐。努力忍住了这种冲动之后,他还是端着大人的架子轻咳了一声,“过来吧。”



小女孩的脸上立刻显现出几个大字“欸可以吗”然后赶紧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像是怕斯雷因下一秒就反悔似的。她蹬蹬蹬地登上楼梯,在斯雷因点了点头后更是兴高采烈地坐在了他的旁边,她这才看到安安静静地趴在斯雷因怀里打瞌睡的白色小猫,不由得惊呼出声:“艾丽娜!”



“这是你的猫吗?”斯雷因问道,见女孩大力地点了点头后便将小猫抱起来还给她。莱茵小心翼翼地接过小猫抱在怀里,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大哥哥果然是精灵!帮我照顾着艾丽娜!艾丽娜从来不愿意和外人接近的……”



“我不是什么精灵,只是普通人啦。”话音还没完全落下,他又觉得自己那个“普通人”说得未免也太厚脸皮了,只能尴尬得抿了抿唇。“你叫什么名字?”



“莱茵·薇瑟·库鲁特欧。”本来还在蹭着小白猫的脸的莱茵听到斯雷因发问话,立刻回过头来一字一顿地回答。



“……莱茵……”斯雷因怔了一下,然后颔首,若有所思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是的,是我的母亲艾瑟依拉姆女王为我取的名字,听说原本是地球上的一条河流。”莱茵向往地拍着手,“母亲真的好厉害呢!对地球非常地了解……”



她刚想再补充些什么,就被斯雷因平静地施以了评价:“我不喜欢你的名字。”



就像是被迎面泼了盆凉水似的,原本兴致勃勃的孩子小脸上立刻出现了委屈的表情。“……太、太失礼了!”莱茵忿忿地嗷了一嗓子,换来了男人并无恶意的轻笑。她有些懊恼地攥着自己的小裙子,“那你呢?……互报姓名是最基本的礼仪吧?”



“斯雷因·特洛耶特。”他笑着看向她,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参见公主殿下。”



知道我是公主殿下还吼我……莱茵在心里腹诽,她把小猫抱在怀里,在楼梯边上缩成一团,紧紧盯着斯雷因的眼睛里写着大大的不满。“明明你的名字念起来和我很像,居然还说不喜欢我的名字。”



“因为我也不喜欢我的名字。”斯雷因云淡风轻地说,仿佛这是最平常不过的事。莱茵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他偏过去望着前方的碧色眼睛。


斯雷因就没有再说话,他把目光投向了前方的阳光,放在书本边缘的手指轻轻敲击着书脊,发出一下一下的细微的声响。



“怎么会?……”斯雷因被莱茵突然拔高一个声调的嗓音吓了一跳,于是回头望向她。不过八九岁光景的小女孩蹭着又离他近了一些,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来。“明明是一个每次念起来都会让人不由得弯起嘴角的名字!”她用两手的食指放在嘴边,然后一字一顿地念道,“斯、雷、因,”她故意加重地开头“S”的发音,这个音节的确带动起了脸部肌肉的运动,使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你看!”小女孩笑得很漂亮,食指抵在脸颊两边的小酒窝上。



斯雷因怔怔地看着她,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被压上了什么一般有些沉重。



“啊对了!”年幼的孩子并没有发现斯雷因的不对劲,她从自己背着的小包里翻出了那袋小饼干,“这个给你!”



突然收到礼物的斯雷因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地指了指女孩手中拿着的小纸袋:“送给我的吗?”



“嗯!”莱茵在他的注视下不禁涨红了小脸,重重地点头。“那个……很抱歉昨天擅自闯了进来……这是……道歉……”



斯雷因微怔,继而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他接过女孩手中浅紫色的纸袋,当翻转到另一面时才看到纸袋封口处印着的半月形火漆。



莱茵虽然有些搞不清状况,但还是注意到了斯雷因迟疑了一秒的动作。心思细腻的小女孩看着面前的人伸手轻轻地抚过那个月亮形状的火漆印章,然后抿紧了唇。



“对不起,所以请你不要再生气了。”身旁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地说,语气里满是委屈,斯雷因回过身来后不禁叹了口气,转过头去对她安慰般地笑了笑。“我没生气,谢谢你。”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索着措辞。“昨天是我太激动了,吓到你,我很抱歉。”



小女孩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她连连摆手:“没事没事,你没生气就好。”她有些紧张地顺了顺艾丽娜的毛,一不小心加重的力道让小猫咪不满地跳了起来。“那个,我明天可以再来吗?”



斯雷因有些疑惑地望向她,莱茵抓了抓自己金色的发丝,“我想,我想多和特洛耶特先生聊聊天。”



斯雷因坐正了身子,目光流转:“为什么?”



“唔嗯……”莱茵有些不好意思地玩着自己的手指头,“感觉……这个图书馆里什么都没有……特洛耶特先生会不会孤独什么的……”



“我不会啊。”斯雷因最开始还怔了一下,后来完全就发展成了坏心眼的逗她玩。“图书馆里,不是有书吗?”



“……”莱茵泄了气,干脆把小白猫抓了回来搂在怀里,缩在一旁抱紧它。



斯雷因被小孩子自然的反应逗笑了,转而又觉得自己这样耍一个孩子玩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于是他把手放在唇边清咳了一下,语调调高了一度说:“啊不过,果然帝国的公主会很寂寞吧?皇宫里也没有可以陪你聊天的人……”



他向莱茵投去目光,发现小女孩正睁着一只眼睛看着自己,被他发现后又立刻闭上,仿佛毫不在意似的给不情不愿的小猫强制性顺毛。他不由得笑了,这回是真的挑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开心的笑容。莱茵听到他的动静时又再次睁开眼睛,看到他的笑容后又不禁愣在了原地。



——啊,果然,是十分漂亮的人呢。



莱茵悄悄地想。他的眼睛真好看啊,那种澄澈的青色,她从来不曾见过。于是她懵懵懂懂地想,或许地球上也会有如此美丽的颜色吧?或许……



或许……



“我……”斯雷因刚想再说些什么,小女孩却突然开口吐出了这么一个音节。她立起身子来,直视着斯雷因青碧色的双眼。“我之前,在图书馆门口见到过你。我只是觉得,特洛耶特先生好像很伤心的样子,和莱茵那段日子,很像。”她舔了舔嘴唇,“在父亲刚刚去世的时候。”



斯雷因张了张口,最终只是无言地看着她。“我不希望特洛耶特先生伤心,因为,因为你是那么好看的人——”她顿了顿,然后又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短发,“哎呀好看也不是重点啦……啊就是那个……”



“我知道了。”



“欸?”莱茵眨了眨眼睛。



“我说,我知道了。”斯雷因放缓了语气,话语中都带着笑意。莱茵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弯成月牙的弧度,青色的眼瞳中似乎蕴着水光。“谢谢你,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小女孩的脸立刻又变得通红,甚至不知所措了起来,在小猫一片嗷嗷嗷不满的叫声中斯雷因摸着自己的下巴感慨他是不是真的没白长这张脸。



“那我,我还可以来吗!”莱茵终于停下了对艾丽娜的摧残,她把小猫抱在怀里,然后激动地再次凑近问道,“真的可以吗!”



“嗯。”斯雷因点了点头,“只要外面的人同意,你想来就来吧。”



“呜哇!太好了!”莱茵开心地跳起来,吓得艾丽娜从她腿上跳了下去,又被女孩一下子捞起。她蹦蹦跳跳地下了楼梯,站在楼梯下抱着小猫转起了圈。“你听到了吗艾丽娜,特洛耶特先生答应我可以来找他玩了!”小猫则愤怒地回以她喵喵喵的叫声。



斯雷因不由得失笑。他往书架上一靠,懒洋洋地看着女孩充满活力的样子,心中久违地升起一种异样的情感。“你也不用一直叫我特洛耶特先生的。”



“爸爸!”



“驳回。”



“哈哈哈开玩笑的啦!”小女孩故意似的冲他嘿嘿一笑。“那斯雷因哥哥!”



“你的辈分排得真乱……”斯雷因摆着手吐槽她,“我应该是你叔叔辈的了。”



“欸是吗,斯雷因哥哥看起来超年轻的。”莱茵无害地眨巴着翡翠一般的大眼睛,斯雷因连连摆手想要制止她这胡闹的称呼,“还是……”



“那就斯雷因。”莱茵得出结论。



“……我能再驳回吗?”



“不能,特洛耶特阁下。”莱茵把艾丽娜放到地上,继而拉起裙边对她行了个标准的礼节,“这是薇瑟帝国第一皇女莱茵·薇瑟·库鲁特欧向你下达的命令。”



斯雷因夸张地耸了耸肩,一副“那就随你去吧”的样子。



莱茵再次抱起一旁的小猫,与斯雷因告别后便转过身准备离去。



斯雷因也没有做多挽留,他看着小女孩一步一蹦地跑走,刚要松口气,对方的身影却又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猛然转过头来盯着他。



“……怎么了吗?”见莱茵半天只是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看,也不说一句话,斯雷因心里稍微有点起了毛。



“没有,不过请你诚实地回答我——”小女孩突然提高了一个声调,“我长得很丑吗!!!”



斯雷因感觉自己有点僵硬,“……欸?”



“快点回答我!!!”莱茵又嘟起了嘴,被她紧搂在怀里的艾丽娜也看着斯雷因喵了一声,像是给小主人声援,或者是什么“赶紧让我脱离苦海吧”一类的。



“怎么会……”斯雷因一时也不知道她在纠结什么,只能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如实回答。“你长得很漂亮。”他是真的觉得莱茵很漂亮,虽然她留着一头及肩的短发,但长相依旧很像艾瑟依拉姆。而艾瑟依拉姆长得就很好看,不管过了多久,这点在他心里还是毋庸置疑的。



“那你昨天看到我的时候像看到了鬼一样!!”气结的小女孩不禁忿忿地划起了小拳头,“我的信心全被你弄没了!!”



斯雷因原本安安稳稳地托着下巴的手臂似乎突然划了一下,顺便感受了一下手腕和下巴、手肘和膝盖、脑袋和书架的三重撞击。



不过心理上受到了严重打击的公主殿下才不会理他是不是被自己吓到了——她依旧鼓着腮帮子,水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似乎是要等到他给句像样的回答才肯罢休。



“抱歉……”斯雷因有些脱力地捡起掉在地上的那本《Aldnoah基本原理》,“是我的错。”



“大点声,特洛耶特阁下!!”赌气的倒数第二句。



“非常抱歉,公主殿下!!”



“哼!!!”








.14.

蕾穆丽娜没有在图书馆外等着莱茵。那个聪明的小姑娘会自己回来的,而她也不合适在那里站太久。



她时时刻刻都不曾忘记过自己的立场。用二公主的权限把莱茵送进图书馆什么的,这个世界上或许也就只有莱茵一个会无条件地相信她。而除去莱茵以外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如果非要把必须与斯雷因·特洛耶特隔离开来的人员排一个顺序的话,那蕾穆丽娜·薇瑟·恩薇瑟恐怕就荣列榜首。在“探望那个人”这一点上,她全部的权限还不及莱茵这个小公主的一句话管用。



她不敢确定是谁在背后默许莱茵进入皇家图书馆的,但这个结果也太好猜了。她花了那么多年努力地把自己变成一个稳重而又懂事的人,不再任性,不给周围的任何一个人添麻烦,却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地,用某种符号单方面地传达着自己无法抑制的某种复杂的感情——也不知是利用了莱茵那孩子,还是利用了莱茵身后的皇姐。



她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绕到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把放置在桌子上的一个多年未再见光的事物清理干净,这还是当年还在月面基地时,那个人送给她的十七岁生日礼物,她不知道那个人是否还记得,但她确实一直留着。



蕾穆丽娜把那个半月纹章的火漆印章放置到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然后再俯下身来,将其藏回了抽屉的最深处。








.15.

女孩始终没有哭。然而他却无端地希望她大哭一场。他见过无数的人因为战争而不可避免地一夜成熟起来,而他却自私地不希望面前的女孩子也会变得和那些人一样——曾经她是那么活泼又开朗,带着对未知世界新奇和希望,聪明又机灵的样子惹得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喜欢她。



他走上前去,一步一步地。他明明只离她几米的距离而已,却仿佛走了一个光年般遥远和时间漫长。他停在她的面前,女孩抬头望着他的眼睛,嘴角因为努力地忍住哭泣的冲动而微微颤抖,间歇发出止不住的呜咽。



他该怎么样做——怎么样才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保护她,让她平安又快乐地长大呢?……如果面对着她的不是他,而是那个人,那人又会如何安慰这个对他们而言就如同女儿一般重要的孩子呢?……



他沉默了许久,左眼机械的构造安静地运转。他最终弯下腰来,把啜泣的女孩搂进怀里。



他可以感受到女孩紧紧地抓着他军服的边角,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或许她的眼泪已经如断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因为他可以感受到温热的液体顺着脖颈滑入领口,也能听到耳边愈发明显的哽咽。女孩纤细的身体不断地颤抖,几乎只是在他的支撑下勉强站住。


他抱着女孩站在大厅的中央,乳白色的灯光一如往常地洒在他们的头顶上,照亮图书馆的大厅;玻璃制的透明地板下,清澈的水流安静地流淌。



——战争开始了。



他最终说。







TBC




P.S.

最后这段是对应上一章中的第一节,伊奈帆会什么时候真正登场我也说不准23333


没在同人中写过原创角色,而且也有妹子问过我关于莱茵具体的人设,所以在这边放一下:

莱茵·薇瑟·库鲁特欧
(Rhine·Vers·Cruhteo)

薇瑟帝国第一皇女,回忆部分为8-17岁。直呼斯雷因的名字,在用自己的身份故意压他时会称他特洛耶特阁下。伊奈帆的学生,很尊敬伊奈帆,称他为伊奈帆先生。和蕾穆丽娜很亲近,称她为蕾丽小姨。
有和父亲库兰卡恩·库鲁特欧一样的水蓝色眼睛,和母亲艾瑟依拉姆女王一样的灿金色头发。小时候留着齐肩短发,十二岁后因为斯雷因无意的一句“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而开始留起长发,和父母的自来卷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头发意外的很直。
很喜欢自己的名字。最大的愿望是和斯雷因一起去看地球亚欧大陆上真正的莱茵河。


【谢谢青空桑告诉我库鲁特欧怎么写2333奇怪的拼写!!总之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啦////

评论(23)
热度(42)
  1. 艾丽丝POX灼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POX灼涟: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