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AZ‖奈因】Away with the fairies(15)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本章伊奈帆上线。
狗血狗血狗血。
写虐文什么的真开心。

推荐bgm,请务必要听着看哦:Sayulee的《The way》,非常优美又孤独的感觉,泽野弘之作曲。

《Away with the fairies》

Chapter.15  Fog〔1〕

“胆小鬼,赶紧出来吧。”韵子抱着那束边缘泛着浅绿的白色花束一脚踹开了实验室的门,却惊讶于视野里的空无一人。“伊奈帆你人呢?”

“在这里……”蹲坐在门边的伊奈帆举了个手姑且证明自己的存在,样子无奈得像是在老师热切的目光下只得举起手的小学生。

韵子也算是被他吓了一跳,然后没好气地把花束塞进他怀里,浅紫色的包装纸在略显粗鲁的动作下沙沙作响。“你看看你,一脸颓唐的样子。”她把另一只手抱着的书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自己也抱着双臂靠在桌边,有些嫌弃地看着一脸颓然地抱着花束的男生。“跟女朋友跑了似的,我现在就把你拍下来发校园论坛上。”

伊奈帆没有回答她,反而低垂了眼睑。他一手抱着那束洋桔梗,另一只手轻轻蹭过柔软的花瓣边缘,动作小心翼翼地仿佛抱着什么宝贝。“你跟他说什么了?”沉默了良久他才终于开口,抱着花束的手臂紧了紧。

韵子收起她故作夸张的厌恶表情,脚尖轻轻踮起来坐在了桌边上,用手指戳了戳一旁的酒精灯。“除了你这副丢了魂似的的表情外,基本就是如实汇报。喂话说你自己去和斯雷因君说清楚行不行啊,再拿我当送信的我要收费了啊。”

伊奈帆仰着头看着青梅竹马的女孩子嘟着个嘴不停抱怨,不由得也带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下次拜托帮我转告他,不要再来了。”

韵子愣住,然后把在半空中比划的手放回了桌面。“为什么?”她问道,“你明明也很想见他。”

伊奈帆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相握的双手大拇指叠在一起,先是右边再上,再是左边。“这对他没什么好处。”
原本摒住呼吸的韵子听到他的回答立马松了一口气,她故作轻松地想要安慰面前这个显得有些落寞的青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你太想多了啦,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伊奈帆低着头打断她。“因为我确实害过他。”

韵子的双唇还在一张一合,却没有再发出声音。她缓慢地眨了下眼睛,然后生硬地把剩下的字句都吞了回去。
实验楼里不只有他们两个人。楼道里不时传来同学和教授走过的窸窣声响,却始终没人走进这个屋子。实验室里没有挂钟,韵子不知道秒针到底追了分针多少圈,她听到隔壁房间的门开开合合,外面不时传来嬉笑声,这个屋子却仿佛和外界彻底隔绝了一般,桌面上的计算机完成运算后发出滴滴的响声,也搅得她心烦意乱;韵子没有说话,伊奈帆也就没有回答她的理由。时间的流动显得格外艰涩,死一般的沉默让她坐立难安。她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伊奈帆的那句话,这让她觉得自己的脑袋涨得像是要炸了,太阳穴也在隐隐作痛,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她不知道自己沉默了多久。

——界冢伊奈帆和斯雷因·特洛耶特……

然后她皱紧了眉。“伊奈帆,你难道……”

她的话没有说完,伊奈帆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和平时的眼神没有任何不同,就又紧接着转过头去看向一边。韵子却感觉心脏的某个地方突然一紧,拳头也不禁紧握了起来。

“我知道了。”韵子突然说,然后偏过头去看他的侧脸。“你总是这样。但我不逼迫你了。等到你觉得可以说的时候……伊奈帆,等你觉得可以向我们说明的时候,到时候再告诉我吧。”

伊奈帆似乎也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注视着她,表情懵懂得像个小孩子。说起来伊奈帆本来就长着一张和性格极为不符的娃娃脸,突然露出这种表情的他居然看起来特别得可爱。韵子被他的反应逗得噗嗤一声笑了,也不顾对方更加无辜和不明所以的状态兀自乐了起来。

她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表示自己也要回宿舍了,就往门边走去。她的手轻扣在门边的凹槽上,停顿了几秒,却迟迟没有开门。

于是伊奈帆抬起头去看她。

韵子也在同一时刻回过头来,表情严肃地凝视着伊奈帆酒红色的双眼。

“我不会代替你去给斯雷因君下逐客令的,要说你自己去说。”她一字一顿地说,“况且……”她顿了顿,“伊奈帆,你不是喜欢斯雷因君的吗?”

“……”

「伊奈帆,你喜欢那个人吗?」

伊奈帆愣住,然后又不由得温柔了眉眼。看到他细微表情的韵子突然就有点不爽,噘起嘴抗议:“什么啊,你那个反应。”

“韵子永远是韵子呢。”伊奈帆突然笑了起来,那种笑容浅浅淡淡,眼睛却也带着点点光芒。“不管过了多久,永远都不会变的。”

韵子下意识地去看他的左眼,那只眼睛却依旧流淌着令人舒心的赭色,温和明亮。“我可不管,只当没听懂。”她闭了闭眼睛转过身去,然后打开门走出了实验室。

不大的空间又再次恢复了宁静。伊奈帆抱着花束站了起来,却像是不舍得放下它一般单手把计算机的声音关掉,单手把实验用具收好。再度清闲下来之后,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怀中那束白色的洋桔梗上。它们白得几乎一尘不染,伊奈帆抿了抿唇,突然萌生出一种羡慕的心情来。

——真诚不变的爱——曾几何时,他也是那么地期待这样的感情。他知道那样纯粹的事物在战争年代是不现实的,但没想到这辈子可能性也不大。他其实私心很重。没有料到真的会有转世,但随着他记忆的恢复,本来许诺给斯雷因的重新认识的诺言也都将不复存在。伊奈帆自己有可能恢复记忆,那么斯雷因就也有可能。100年前的那一切没有人愿意再次经历,他们对谁来说都是一份不轻的重担,对斯雷因而言尤甚。他是很自私,自私地想着会不会记忆只在自己这里出了意外,自私地想着他会不会还有机会可以和斯雷因在一起……然而他还是太天真了,由于他反反复复犹犹豫豫的若即若离,斯雷因已经开始对前世若有所感,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斯雷因可能真的会变得和他一样——但这绝不是伊奈帆想看到的。斯雷因只要安安静静地过他现在的生活就足够美好了,平稳地上学,平稳地交朋友,平稳地去各地游玩,在日本经营起一家花店——或者以后他会遇见一个他爱的、也爱他的女孩子,然后最平常不过地相爱、交往、结婚、生子,直到老去——他终于可以活得像个普通人,不用每时每刻地在政局与战场上如履薄冰,不用孤独地在只有他一人的监狱里度过余生。

伊奈帆笑了一下,然后把脸轻轻地埋进那束雪白的小花里,鼻尖带着花朵特有的清香,像是斯雷因身上的味道。他想起那个在花丛中对他露出笑容的少年,他的笑容是那么明媚好看,六月的阳光都为他失色;他会轻巧地转过身来,在花朵中忙忙碌碌,看到伊奈帆来时又会抬起身告诉他今天的向日葵开得格外得好。

——这样就够了——即使他思念斯雷因那双翡翠色的眸子思念得要死——这样就够了。他没有告诉韵子,他是害过斯雷因——在遥远的100年前,是他把斯雷因害死了。所以他不能让斯雷因因为自己而再次背负前一世的那些痛苦。斯雷因是个很温柔的人,如果他全都想起来了,肯定又会自责得郁郁终生。所以他不可以。界冢伊奈帆,不可以那么做。是时候和斯雷因说清楚吧,然后就永远地离开他。

伊奈帆把一切都想得很好。他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会这样告诉自己一次,或者期待转天清晨一醒来他又可以把过去的一切都忘了。然而却从来没有一次实现过,只有悲哀的伤感不可抑制地与日俱增。他明明每天都在提醒着自己……

可是为什么……

他的肩膀微微颤抖了起来,在空无一人的实验室里,豆大的泪珠挂在他的下睫毛上颤了一下,然后直直地坠落。

「况且伊奈帆,你不是喜欢斯雷因君的吗?」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如此不舍呢……












——我是斯雷因·特洛耶特吗?

斯雷因在心里质问了自己一遍,却没有任何人回答他,徒留心底缺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空落落的。

他把那封信再看了一遍,只有简短的五个字,也并没有署名,可他就是知道他是先生写的信。他把信纸小心翼翼地叠好装回信封里,然后放到了桌上纸箱的最下面。

母亲的病情好转,他也就快回北欧了吧。斯雷因抬起头看了看这个临时的卧室,不由得心生酸涩。或许他以后都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日本了……他多想再见到先生一面,即使先生会骂他,赶他走,他也很想再见见先生,告诉先生自己的确真真切切地喜欢着他。他只怕这一别就是永别了,然而他这来得快速莫名且横冲直撞的恋情却没有丝毫的结果。

他又往纸箱里塞了点别的杂物,然后把它抱了起来,准备转身放在地上。然而当他才刚刚挪动脚步时,门外却传来了急切的叫喊声。

他听出是父亲特洛耶特博士在喊他的名字,下一秒博士就焦急地破门而入。“斯雷因,斯雷因……”博士气喘吁吁地难以说完一句完整的话,话尾的发音颤抖。斯雷因突然被一种强烈地不祥感所笼罩,他看着父亲的嘴唇一张一合,“快和我走……你妈妈她……”

斯雷因的手一松,纸箱直直地掉在了地上,发出哐地一声声响。他几乎是立刻就从原地冲了出去,和父亲一起跑出了家门。

纸箱里的杂物散了出来,那封信也跳脱了纸箱的禁锢,静静地躺在地上,无人捡起。



注:

〔1〕Fog:雾;影像模糊。


TBC


P.S.我一个斯厨…非常喜大普奔地开始心疼奈帆一万年…【双手合十
这个故事终于也快完了呢,没有几章啦!!
私心给了韵子好多戏份啊,一直觉得她其实非常适合当地球方的旁观者,以她的视角写起青梅竹马的伊奈帆会相当有趣,就像火星方其实蕾穆不太适合这个角色,毕竟她太争取斯雷因眼前的存在感了,相比起来看遍了地球方和火星方遭遇的埃德尔利泽就非常合适,之前我在写给斯雷因的生贺里用的就是埃德尔利泽视角,欢迎大家去看。
后面也还会有韵子的出场,她对伊奈帆其实已经没什么男女之间的喜欢了吧,更多的是朋友甚至亲人的那种。想帮助斯雷因则是因为前一世在隐约地影响着她。话说这章里韵子一下子就发现伊奈帆和斯雷因可能是100年前那两个人的转世了,相比起来斯雷因一直在蒙圈呢23333这大概就是爱情使人盲目吧【屁
那么就这样!!下一次更新大概就得到补课之间的间隙了吧……我滚回去读我的书了大哭…………

评论(4)
热度(67)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