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AZ】斯雷因不想和你说话并打开了一罐瑞典鲱鱼罐头(???)

这是一篇有味道的文章?!?!(゚Д゚≡゚Д゚)???!!!记得有考据党的太太说过斯雷因最有可能是瑞典人,加上近来很火的鲱鱼罐头梗……特别想写……别举报我……
以及祝腿太太生日快乐www @腿-man 礼物是一盒瑞典鲱鱼罐头!!



《斯雷因不想和你说话并打开了一罐瑞典鲱鱼罐头(???)》

〖月面基地的场合〗


哈库莱特觉得今天的月面基地,气氛似乎有些凝重。



出于良好的军人素养,他依旧笔直地站在年轻的子爵旁边,眼神却有些担忧地看着子爵手中的纸盒子。蕾穆丽娜公主也坐在一旁的轮椅上,哈库莱特觉得自己在这一分钟里似乎已经看遍了公主所有的表情,这位粉发的少女极尽所能地调动着自己所有的脸部神经,从子爵的后方悄悄地向另一侧的伯爵传递着各种各样的微妙表情。



“那个,哈库莱特先生……”



噢,子爵说话了。哈库莱特立马靠拢了脚跟,沉声回答一句:“是的,斯雷因大人。”



年轻的子爵抓了抓自己那头浅金色的短发,“这只是个纸箱而已,你已经往后退了两米多了。”



“那是您的错觉,斯雷因大人。”坏了,被子爵发现了自己一直在小碎步后退的事,然而为了表现自己将始终站在斯雷因大人身边的忠诚,他决定一咬牙一跺脚打死我也不承认。



斯雷因有些无奈地转回头来,即使不回头看他也知道几乎月面基地的所有人都站在了他的身后,认真正经的样子好像他们随时要跟随他上战场奋勇杀敌一般——然后看他拆个快递。



“斯雷因,你买了什么?”蕾穆丽娜公主安慰性质地拍了拍埃德尔利泽紧紧抓着她轮椅把手的双手,然后转动了轮椅凑近了一些,她看到盒子一侧似乎写着“Sweden”的英文字样……她隐约记得瑞典应该是地球上的一个国家。



“是罐头,蕾穆丽娜公主殿下。”斯雷因回答。他拿壁纸刀顺着纸箱包装的方向裁开,“是我家乡的一种特色食物,用4~6月份捕捞上来的鲱鱼制成的。虽然具体的我也记不太清了,不过还是想买来尝尝。”



“这是能在水里游动的生物?”平时只是吃鸡排就够了的扎兹巴鲁姆伯爵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做得好,斯雷因。偶尔给基地的大家改善一下伙食也是不错的。”



“我以为去过地球的伯爵会比较了解鱼类呢。”斯雷因的关注点全都在这份来自家乡的快递上,他把箱子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饶有兴趣地转了转手中的金属小罐,并没怎么太过脑子就说出了这句话。



噢天呐,这可让一向沉稳的扎兹巴鲁姆伯爵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倒不是很在意身后站着地那一大堆士兵——只是作为长辈,怎么能在孩子们面前显得孤陋寡闻呢?尤其是他已经在他可爱的蕾穆丽娜时时刻刻离不开那个地球男孩的目光中了解到他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就要被他一手栽培的猪给拱了并且离他而去了——这可不行,即使他确实对鱼类什么的不是太了解,但也必须显得非常了解才行!于是扎兹巴鲁姆伯爵赶紧咳嗽了一声,在斯雷因抬起头的时候顺应着趋势拿过了他手中的开罐器,并且上前一步代替斯雷因站在了桌子前。



扎兹巴鲁姆伯爵感觉蕾穆丽娜的目光又回到了自己这位为即将宝贝闺女即将嫁人(其实并没有)而黯然神伤的老父亲身上时,不禁有些欢欣地扬了扬下巴。他再次清了清嗓子,然后装作一副非常懂行的样子一边顺着罐头的边缘摸索,一边煞有其事的说:“瑞典鲱鱼罐头嘛,就是瑞典那边的特色食物,味道很不错的,我怎么可能没吃过……”



“嘭。”



“……”



“……”



“……”






后来,新调去月面基地的小士兵都听说基地里有一个大厅是严令禁止进入的,但也有的不守规矩的好奇者冒着被伯爵子爵和公主发现的险进去一探,结果差点就没再出来。这件事越传越邪乎,以至于新兵们都以为那间屋子是闹了鬼。只有当时在场的士兵们有幸见证了当时那此生难忘的一幕——当那罐鲱鱼罐头被扎兹巴鲁姆伯爵打开后,一种难以名状味道瞬间充斥了整座大厅,巨大的杀伤力堪比芥子气等世界闻名的毒气。



心思单纯的埃德尔利泽根本没有一丝防备,当场就昏了过去。



不知为何已经若有所感所以事先有心理准备的蕾穆丽娜公主紧皱着眉头不断在心里默念着地球人真是太可怕了地球人真是太可怕了地球人真是太可怕了一定要让斯雷因与那里彻底断绝关系……



哈库莱特很沉静地掏出了一方小手帕捂住口鼻,向扎兹巴鲁姆伯爵表示他似乎曾听闻在瑞典有关于打开鲱鱼罐头注意事项的法律,离罐头最近的扎兹巴鲁姆伯爵大吼了一句“你怎么不早说!!”就也昏了过去,留下一众小兵该手忙脚乱的手忙脚乱,该跟着一起横七竖八的一起横七竖八。



相比起来,好像这混乱的现场就只有一个人比较淡定……



斯雷因:(咀嚼咀嚼)什么,我觉得还挺好吃的啊,你们都怎么了?

         ↑
【瑞典人的血统在作祟】










〖新芦原监狱的场合〗


“这什么。”



“送给你的。”



斯雷因紧紧地盯着桌子上的那个金属小罐,感觉这个场景似乎似曾相识。他看了看罐头,又看了看对面坐着的棕发军官,再看看罐头,再看看军官,那人还是一脸“怎么了这很奇怪吗”的无辜表情,虽然大部分人压根看不出来他到底有什么表情。



斯雷因叹了一口气,摊手道:“你自己的意愿送给我的?”



伊奈帆挑眉,有点惊讶斯雷因居然知道这不是他本人想送的。“是妮娜给我的,她说‘既然特洛耶特先生是瑞典人,那不如把这罐鲱鱼罐头送去给他尝尝吧’这样。”



斯雷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了那个罐头,很快又放下。他突然勾起了一个微笑,虽然伊奈帆很开心这个来自家乡的罐头的确让斯雷因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但他怎么觉得这个笑容就那么诡异呢。



“你平时上不上网?”斯雷因突然问他。伊奈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个问题似乎和鲱鱼罐头毫无关系——不像是斯雷因平时谨慎的思维会得出来的结论。不过按照伊奈帆一贯有啥说啥的性格,他还是选择如实回答:“除了查阅必要的资料以外,平时不用。”



“这样啊……”伊奈帆感觉斯雷因脸上那样的笑容更明显了,几乎是要在下一刻就绷不住大笑出声来——还是嘲笑的那种。他为斯雷因今天反常的样子而感到稍微有些气愤,刚想再补一句“你到底想说什么”,手中的开罐器就被对方夺了过去。



“你被耍了,界塚。”斯雷因用手指将开罐器转了一圈,然后贴在罐头一侧。“我真为你的人际关系而感到担忧。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有机会请一定要让我认识一下这位妮娜小姐,我们一定会有共同语言的。”



“嘭”的一声轻响,伊奈帆还没有来及再说什么,斯雷因就已经将那个罐头打开了。他觉得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天堂的起助在向他招手,告诉伊奈帆如果实在受不了了就和他一块走——他恍惚地觉得斯雷因似乎真的大笑了起来,抱着肚子在会客室里笑得连站都站不直只能乱转悠;闻声赶来的士兵似乎也在推开门的那一刻未能幸免于难。



——于是,整座新芦原监狱都沦陷了。



事后伊奈帆经过了谨慎的思考,认为身为可怕的瑞典人斯雷因没有在地火战争的时候扔几个家乡的鲱鱼罐头下来轰炸他们实在是太仁慈了——他不禁抱着对斯雷因完全与常理相悖的与日俱增的认可与喜爱,一边提笔洋洋洒洒地写下了一篇伊奈帆写过最长的书面申请:新芦原监狱已作废,申请将战犯斯雷因·特洛耶特调出,另作安排。



官方也实际性质洋洋洒洒地给伊奈帆这篇除了名字以外就只有二十六个字的申请一份五千字的回复,简单来说:将派哈基宁中将前往勘察,再做决议。
然而据尚且坚强还未完全撤离监狱的看守提供的可靠消息,哈基宁中将只是踏进了监狱大门一步立刻调头走了回来,努力地摒住呼吸大手一挥一句“批准”,动作流畅至极以至于看守们以为中将就是特意过来给他们转个圈跳个舞就离开了的。



于是上级批准层层下派,伊奈帆获得了在新监狱确定前对斯雷因的看护权,而按照规定斯雷因这段时间也必须和伊奈帆住在一起了。



伊奈帆固然很开心,但斯雷因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他还根本没明白为什么自己就是开了个鲱鱼罐头就必须和这个疑似同性恋的混蛋橘子住一起了?!Excuse me?!WTF?!?!他还是个直男好吗公主殿下快来救救我好吗?!?!?!不过好在斯雷因总归知道了鲱鱼罐头至少能让伊奈帆断个片什么的,他要趁着UFE还没有禁止瑞典鲱鱼罐头这种生化武器进入日本国界,赶紧多买一些储备着,这样在伊奈帆企图对他进行一些暧昧行为的时候他就可以举着罐头大喊一声:



并且对着那个混蛋橘子投掷过去啦!!

 


                                          
【两天后】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界塚伊奈帆」发动「先日后奏」技能。】


【系统提示:亲爱的玩家「斯雷因·特洛耶特」,You lost.】



——Fin——



P.S.

【恭喜哈基宁中将实力躺枪【热烈鼓掌
【在考试期间为了生贺紧赶慢赶的一篇文,就是玩个梗,如果逻辑什么的有问题的话还请各位太太千万不要在意…… 
【瑞典人民是真的很喜欢自己国家的鲱鱼罐头的,并且一直致力于向全世界都卖个安利,虽然没有国家愿意搭理它就是了【【据说瑞典政府是真的有出台关于鲱鱼罐头的法律什么的,毕竟这种特殊的腌制食品一个不注意其实是会爆炸的,各位太太们如果真的想尝试一下的话,一定要事先查查资料什么的,注意安全www

以及手残党真的没有能力再给表情包p个金发了……就这样吧……糙图自有糙福【【

最后再次的,祝腿太太生日快乐w谢谢腿太太至今为止给我们发的粮【磁感线梗真的记忆犹新【【希望新的一岁里也可以一直和太太一起躺在这个好深好深的坑底wwwww【快别再提这是篇生贺了人家太太要打你了好吗 


评论(29)
热度(153)
  1. 艾丽丝POX灼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POX灼涟: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