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AZ‖奈因】《Away with the fairies》(13)

《Away with the fairies》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伊奈帆视角注意。


Chapter.13  Finally〔1〕


2020年1月11日,夜,日间大雪,夜晚晴朗


我是界冢伊奈帆。



我坐在监狱外的台阶上,一边望着天空,一边告诉自己。你是界冢伊奈帆。我是界冢伊奈帆。



界冢伊奈帆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人需要他去照顾。不管怎么样,我应该做的绝不是坐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黯然神伤。



斯雷因曾经住过的监狱本来就是秘密的场所,整个监狱看守森严,却只都守着他一个罪犯。我曾记得他斜躺在床铺上,湖绿色的眼睛映出月光,他望着窗外天空中早已不完整的月亮,一字一顿地说:“值得这么多人监视着,我也不算是白活了。”



——他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乐于开一些冷玩笑。现在我一个人坐在这里,靴子陷进厚厚的积雪。背后灰暗的建筑没有一丝声响,曾经夜晚也灯火通明的房间早已人去楼空。



有些不情愿地松开一直放在大衣口袋里的那个挂坠,然后把手伸进冰冷的空气中。冬天的夜晚寒冷得过分,我无法想象北欧的雪天到底有多冷,也对斯雷因生下来就比我抗寒这种事情感到不公。



——你看,人总是在失去了什么之后才会觉得珍惜不是吗。雪姐总是不断地教导我要在有限的时间内爱自己所爱的人,我也努力地去做,她却总是嫌我的表情太过单一,而我则是悄悄地怀疑父母是不是都把脸上的神经线生到雪姐身上去了。然而到现在我才真正意识到这真是莫大的缺点,不懂得微笑,不懂得用言语体贴,或许我的这些笨拙也给斯雷因带来了一定的伤害,而偏偏他,是我最无法弥补的那个人。



我从身旁的购物袋里拿出一袋烟花,尽管我并不是很刻意地要回忆过去,然而似乎却不小心买了和那年一样牌子的烟花。我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然后站起来,把它放到并不是太远的,我提前扫出来的一小块空地上。我拿出火柴想要划火,无奈于空旷的地方风总是较强,划了几次后才勉强成功,被我用手掌拢住的火焰却依旧还是颤颤巍巍的。我低下身去靠近烟花的引线,在它冒出细碎的火星后急忙跑回了原来的台阶。



烟花被点燃了,然后砰地一声打到天上,绽放出灿烂的焰火。



明亮得刺目的焰火在几秒钟内消逝,然后另一个又叠在之上绽放,循环往复。它们在我的视野中留下了青黑色的浅印,一道一道,像是在描绘谁熟悉又好看的侧脸。



斯雷因。斯雷因。斯雷因。我想自己应该也无意识念出了他的名字,然而荒废的监狱周围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为他专门举办的祭奠。即使这看起来有些太过热闹了,但我记得斯雷因很喜欢,我并不是迷信的人,那么有什么样吉祥与否的含义都不重要,只要斯雷因喜欢就好了。



在斯雷因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应该是2016年的年底——细想起来那场战争从2014年打起,一直到2016年结束,短短的两年却可以改变那么多人的一生——最开始的时候斯雷因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他并不是像其他的罪犯一样大喊着企图证明自己无罪,而就是那样安静地坐在那里,平和地接受着外界对他的所有辱骂和刻薄。



他说他们说的没错,所以他也无法反驳。



——他对生没什么希望,所以根本不会去找什么消遣来度过时光,最初只是一天天地望着天花板,甚至绝食。我奇怪瑟拉姆小姐究竟为何要对这样一个固执而又消极的人日夜牵挂,我也的确明明白白地这样问过她。彼时已经登基为女王的瑟拉姆小姐从落地窗前转过头来看我,眼睛里面似乎蕴了水光。她只是说,因为斯雷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他是个让人不忍心放手的人。



然而那时的我对斯雷因除了蝙蝠或者海鸥的印象以外并无太多了解。我只能一次次地带着自己做的盒饭去监狱探视他,即使这会使我遭到上级的弹劾——最初我还坦然地能够给他“是瑟拉姆小姐”拜托我的这样的解释,后面大概却已经对这个人抱有了深深的罪恶感,所以没有办法就这样放任他死掉。



斯雷因在我第一次探监时大哭了一场,说实话我很意外。后来他变得更加闷闷不乐起来,即使是逼迫他吃饭也不一定能成功,日子就那样一天天过去,他变得更消瘦了,有时也会嘲笑我的脸色比他还难看。天气一天天冷了下来,然后日本开始下起雪,不知何时就已经挨到了转年的1月11日。



我从瑟拉姆小姐口中听说斯雷因的生日是1月11号,他比我大一岁,但生日却离得很近。于是我在那天的一大早就顶着寒冷爬了起来,做好了两人份的蛋糕,急急忙忙地往监狱赶。



我把他从床铺上拽起来,他并非还未睡醒,看起来更像是一夜未睡的样子,但那神情可不是激动得熬夜的小孩子。我有些无奈地问他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果然愣住,然后反应很慢地摇头。



我总害怕他是昨天又没吃饭,所以干脆打开了盒子先往他嘴里恶狠狠地塞了一块蛋糕。“恶狠狠”也是他给我下的形容词,因为他在安静地咀嚼完嘴里的那块蛋糕后,有些迟疑地问我是不是生气了。



说实话那时我是有些气结,或者说不知道应该如何与这人相处。遗憾的是我还未来得及和他一起吃完蛋糕,上层的紧急会议就逼迫我不得不放下叉子先行离开。



在开会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很忐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斯雷因漂亮的脸颊和湖绿色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生气了。他跟我印象中的那个红衣伯爵差太多,一点都不威风,甚至有些可怜兮兮的。我突然回想起瑟拉姆小姐对他的评价,手不由自主地紧握着手表,被坚硬的外壳硌得生疼,也是等会议结束后我松开手指才发现的。



我急急忙忙地往回赶,又补偿性质地去便利店里买了一份烟花带着。等我再次回到那座监狱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棕黑色的蝙蝠倒吊在屋顶的下檐。我再次走进牢房,却发现斯雷因居然哭了,他看到我也没有来及抹去眼泪,只是纵容它们流下脸颊,滴在床板上。



我不知道他究竟哭了多久,第一反应只是将他扶起来。手指刚碰到他的手臂,他就像是触电一般推开了我,然后自己立了起来,缩到墙壁之间的夹角,颤抖的样子像是什么大型的猫科动物。



我不知道他怎么了,也不会轻易地说什么。所以我只是站在那里和他对视,所幸的是或许我这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的确足够吓人,让他也不再哭了,只是把脸埋在膝盖后面小心地看着我。我想这大概只是受到挫折后短暂的神经敏感,最好的办法果然还是转移他的注意力。于是我对他说:“我买了烟花,你要不要来看?”然后就自己转身走出了监狱。



我能感觉出来他在跟着我,我抬了抬手让守卫收起他们一刻不停指着他的枪口。我把斯雷因带出了室内,然后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他也跟我一起坐在了楼梯上,在我回过头去看他的时候又立刻往后蠕动了半米,靠在柱子旁。他看起来像是冷静下来了,于是我便不再去看他,而是拆起烟花的包装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沉默了很久,他终于问我,“大老远跑过来,你不是很怕冷?”



“想和你一起过生日,咱们两个的生日离得很近。”我没有回头。



他似乎又闭上了嘴,我撇过头去看了他一眼,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拆包装的动作,依旧斜靠在角落的阴影里,月亮的光都照不到他。我觉得那时的自己确实有些难过,所以不由得对他说:“你一定要活下去。”



“为什么?”他露出轻蔑的笑,看起来又有点像那个伯爵了。



“为了我。”我盯着他的眼睛回答。



他不说话,也沉默地回望着我。我继续说:“斯雷因·特洛耶特已经死了,但你还活着。只要你没死,你就还有机会。”



“斯雷因,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



“……”



“你的小虎牙很明显。声音也很好听。笑起来很好看。睡觉又很乖。很好脾气。”



“……”



“这些我都有好好记得。”我收回了目光,站了起来然后走近他。他似乎下意识地很抵触我,但我在半米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于是他便制止自己移动位置的趋势,而是抬头用警惕的目光望着我。我叹了口气,然后脱下外套,俯身罩在他身上——毕竟那件天蓝色的囚服在冬天里实在是太单薄了。他有些怔然,几秒后才缓缓地伸出手去抓紧了那件外套。于是我转身拿起之前买的烟花,“只要我还记得你,你就不是一个人。”我把烟花放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然后小心地打火,点燃,又快速跑了回来,坐在他旁边。“斯雷因,你看!”



与今天相同的砰的一声了,烟花被高高地打上天空,炸开的焰火明亮得仿佛要点亮夜空,绚烂的颜色映照在他的脸上。斯雷因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他笑着望向夜空,被泪水盈满的眼睛映着焰火的颜色。我听到他一字一顿地说:“界冢伊奈帆,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






——记到这里,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对三年前的事情如此记忆犹新,深刻到每一个细节,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语气,我都能够如数家珍般复述出来。然而我终究不是他,对于我来说最难面对、最难走过去的,必定是“斯雷因本身也已经离开了”这个事实。从不甚了解,到开始在意,到我因为韵子的一句话而反应过来自己对斯雷因的感情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爱斯雷因,然而却不知道他是否像我爱他一般爱我。我没有权利怨恨任何一个人,而我现在也开始重新认识瑟拉姆小姐口中的和平——那在现实的战争中显得单薄而幼稚,但或许真的能够拯救更多像我、像斯雷因一样的人,能够免于战火,能够平凡地降生,再平凡地死去,不需要被记载在史书上,也不需要被后人装订成册。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现在必须回家了,外面的空气总让我产生心也是一样寒冷的错觉。我想我大概需要休息了。梦是永远无法被俘获的〔2〕,但我仍希冀自己能够在梦里和斯雷因说一句生日快乐。我似乎已经无法活在现实里了,那终究也是我的过错。


         2020.1.11 夜,写于新芦原监狱旧址。

                                               界冢伊奈帆。

 

 

注:

〔1〕finally:最后的;不可更改的。

〔2〕梦是永远无法被俘获的:出自泰戈尔的《园丁集》Chapter5:

唱完最后一首歌,就让我们告别
当夜已不再,就忘记这夜晚吧
我曾试图把谁拥在臂弯?
梦是永远无法被俘获的
我渴求的双手把虚空压在心头
而它,却辗伤了我的胸膛。




P.S.混更。喜欢就请给我一个喜欢和推荐吧!~评论我也都有好好看啦XDD


评论(19)
热度(94)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