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宝石の国‖脆皮组】Summer

当冰棒融化得滴下第一滴糖水时,她抢在恋人之前飞速地把它塞进嘴里,毕竟那是她最喜欢的荔枝口味,尤其不愿意和贪婪的人没完没了地分享。

短发女孩依旧不甘心地凑过来,在三十七度的高温里一手压上她短裤的下摆。被汗水浸湿的布料黏糊糊地贴回皮肤上,本就被湿热的天气搞得心情烦躁的她想将对方一把推开,女孩却不依不饶地按下她胡乱挥过去的手,看着她叼在嘴里的冰棒也不吮吸,融化的糖水顺着唇角流下,便坏心眼地贴过去亲她,用舌尖把她下巴处的甜水全都轻轻地舔舐掉。

她一把抽掉冰棒想要呵斥幼稚得不合时宜的恋人,对方偏偏对她的不满视而不见,得寸进尺地更进一步,一手撑在她身后,一手揽过她的后脑勺逼迫她凑过来和自己接吻。

那人靛蓝色的额发和自己的红发粘在一起,唇间带出的略显色情的轻响揉进风扇的白噪音里,将那一小片空气都搅得黏腻。她的恋人将不安分的手顺着她的裤管探上去,仿佛被夏日融化了一般的慢动作既拖泥又带水,指尖在她的大腿内侧来回打转。

她想伸手从后面抓住对方透明防晒衫下的内衣带子把她拉走,没吃到冰棒而闹小孩子脾气的女孩却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在她身上,白皙的腿和手臂紧紧地将她禁锢在怀里,像是要从她的口腔里搜寻到一丝荔枝的甜味似的,真正的冰棒倒被晾到一边去了。

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和窗边的风扇一样嗡嗡作响,向阳的房间是夏日的蒸笼,肌肤黏黏地吸贴在一起的烦躁感觉让她头皮发麻。挣扎间她手一抖,本就已经滴滴答答的冰棒应声掉到了床上,在浅色的床单上留下一小片水渍来。她干脆使了劲把恋人推开,一双赭色的眸子带着怒气看向对方。

“我洗,我洗。”短发的女孩露出一个谄媚的笑,不急不忙地把冰棒捡起来,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凑过去,覆着唇上未拭去的荔枝味糖水就在她脸颊上印下一个黏腻的吻。“砂砂你脸好红啊。”

辰砂没好气,一巴掌把法斯呼下了床。







P.S.

我太热了,胡写的(。

评论(8)
热度(44)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