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脆皮组‖霍桑笔记

激情不负责式短打摸鱼,设定见http://xuan-troyard.lofter.com/post/1d470e94_12bc29d95BL脆皮组注意



法斯很容易地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辰砂。他穿着一件过膝的棕色风衣,背影被警车的顶灯映上红一片蓝一片的色彩,在清一色的警服中格外显眼。

法斯一路挑着警戒线走过去,余裕里还在思考自己可没有那么拉风的衣服和在黑夜里依旧明艳的红色长发,也不知道要怎么打招呼才能引起对方的注意。

“……嘿,您就是辰砂先生吧?「恶魔侦探」,久闻大名。”他最后还是选了个没什么水平的开头,有点尴尬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后伸出手去。

对方回过头来时法斯有一秒的失神——辰砂可不是太像什么恶魔。他皮肤极白,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最是夺人魂魄,和披散在肩头的长发一样暗红的瞳仁。他的五官生得很好看,又带点女孩子才有的秀气,但那对紧蹙的眉和眼角带的锐利还是让法斯止住了说「犯罪现场可不是女孩子该来的地方」这样的骚话。

辰砂凝视了他几秒,最终还是伸出了手和他握手,指节分明的手和脸色一般苍白。“辰砂,”他说,声音有点沙哑,“您是,法斯法菲莱特?……”

这倒让法斯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耸了耸肩,少见对一个还比自己矮上一点的男人收敛了锐气,“真幸运,您居然认得我。”

“人都说慕恩市警署里有对兄弟发色似星空,长发的是指挥部的哥哥拉碧丝拉祖利,短发的是特案组的弟弟法斯法菲莱特,也就是目前我即将协助的对象。”辰砂平铺直述地说,他的眼睛依旧盯着被黄色警戒线封起的建筑门口,特案组的其他刑警正押着犯人走出来。“抱歉在合约生效前插了手。”

“哪里,要不是您分析出了这个小兔崽子的逃亡路线,我们还抓不住他呢。”法斯打量着辰砂风衣立领后露出的那半张侧脸,“不过我没想到您这么年轻——抱歉,我的意思是说,我以为侦探这样的行业都是以经验积累为准的呢。”

不出他所预料的,辰砂立刻回过了头,紧紧地盯着法斯的眼睛。法斯故作干笑了几声,抬起双手向后退了一步。

“你不是左撇子。”辰砂突然说。

“诶呀。”法斯笑了。

“你枪法很准且惯用左手我早有听闻,干你们这行的即使抬起双手,惯用枪支的那只手总会比另一只的手指更弯曲一些,就像你现在的左手,大抵是做迅速掏枪的准备吧。”辰砂又指了指他的右手,“但因为我刚才从左侧转身,你跟我握手时伸出的是右手,你的右手上并不是没有茧,但位置和常用枪械的手并不相同,我猜你应该有更擅长的其他武器给右手使用。”

“您真是的,借着握手摸我手吗?”法斯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月白色的左眼映出辰砂不满的神色来,“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短刀而已,但右手总归比左手来得灵活。我该想想怎么封住您的口呢?……大家都以为我是左撇子,我留作暗招的。”他说着放下手来,刻意地拍了一下右胯的位置,辰砂猜他的意思是他的确在身上藏了那么把冷兵器。

“如果你不想让大家知道你们兄弟不和还分居的话。”辰砂可不想知道这人为什么要刻意对自己坦白,他已经开始想转身走人了,“你身上有很重的烟草味道,这可不是二手烟能带的出来的,但据我所知你哥哥很支持禁烟令。鉴于传言你们家族家风一直很严,我猜你才是搬出去独居的那个。”

法斯摆出一副相当钦佩的神情来点点头,“搬出去没错,但兄弟不和怎么看出来的?”

“……看不出来,但你哥哥上午当着我的面讽刺了你一通。”

“……”法斯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好像都能幻想出来他那长发的兄长笑眯眯地吐刀子了。“失礼了侦探阁下,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只是随口试探一下的,如果冒犯了,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吧。”

“我还猜你女朋友挺多的。”辰砂明显没有就此放过面前这个质疑自己能力的人的打算,面无表情地挑了挑嘴角说,“虽然没有各种香水的味道,但你最开始下意识舔嘴唇的动作真的很像上次调查时在夜总会看到的牛郎。”

“……”他错了还不行吗。

“真可惜,看起来你并没经常带女孩子回家呢。”

“……我真没有,我对女孩子们都很尊重的好不好!”法斯有苦说不出,谁知道那种诡异的小动作是怎么带出来的,“但我的确不是独居……如果是因为这个容易粘毛的包上没别人的头发——我寄住在老师家,但老师是个光头。”

“……”




TBC???




P.S.

bgm就是之前发过的rumor,近来被这首歌洗脑了

本来是还有第二段的,但写得太放飞自我了快成乙女向了,我再酝酿酝酿吧

评论(6)
热度(32)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