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宝石の国‖脆皮组】Love Story

❀试图使大家记起他们关注的是个(沙雕)文手而不是个(单纯的)沙雕

❀还是和《月がきれい》《关于醉酒》两篇相同的背景,现paro百合向月法x辰砂,这次是一些短小但不精悍的小段子,特别没有文笔www







《Love Story》


1.脱衣服(很健全,真的)

其实跟外人想象得不太一样的是,法斯跟辰砂并不是天天都腻在一起的状态。都还在本科时倒还好,法斯毕业后进入职场,辰砂则一路从硕士读到博士,两人的工作学习各有安排,有时候一忙起来甚至一周也见不到一面。法斯也早已不是小时候那个天天抱着辰砂不放的薄荷色小女孩——


「砂砂你到底哪天回家啊我一个人在家里真的空虚寂寞冷……」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辰砂一手把书包扔在床上,另一手按开法斯连续轰炸了她一天的消息,「砂砂我好想你啊~」


「我今天在家门口看到小猫了!特别乖地吃我喂它的食物,但是我一摸它就炸毛……真的跟砂砂一模一样。」


「老师让我把新腌的茶鸡蛋送去给小钻一点,结果被她和波尔茨秀了一脸……完了,更想你了。」


辰砂一条条地翻着恋人的留言,平日里紧抿的唇角掩不住笑意。最后一条是距现在十分钟前,「砂砂你在干什么呢?」


辰砂也不管本来的打算了,干脆盘腿坐在床边,双手捧着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刚从实验室回到宿舍,现在要去洗澡了。」


她回完这条,刚想一头倒在床上,手机却紧接着就响起了提示音,对方回复得极快:「诶要洗澡吗!!你脱衣服了吗!!!」


辰砂正想再打字问法斯为什么要问她脱没脱衣服,指尖下的屏幕突然变成了对方发起视频通话的界面,吓得她想都没想就按了拒听键。「你要干嘛!」


「诶你不是要脱衣服吗!!我要求强制性打开摄像头!!!」


「滚!」


哪来的这种奇怪功能……辰砂按了按一天劳累下来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干脆把手机一扔不去理那个老大不正经的人了,向后一倒瘫在床上。


但她这一晚似乎是注定无法得个安生了。就在后背刚刚和柔软的床垫相触的那一刻,门又十分不凑巧地被敲响了。辰砂几乎想要仰天长啸一声,但还是拖着生无可恋的身子爬起来去开门。


门反倒越敲越急了。这么晚了,难道是舍管阿姨?辰砂急忙开了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深蓝色。


“砂砂!”


“法斯!”


“砂……??????”站在门口的法斯法菲莱特刚要往屋里扑,话还没说完就被坏脾气的女孩用门拍在了外面。她带着一脸被套路了的懵逼表情赶紧伸脚挡住了门,“我那么晚来看你你居然把我拍在外面……太狠心了啊~”


辰砂干脆也懒得管她了,叉着腰看着对方从容地踏进屋里来,回手把门带上。“你怎么进来的?阿姨居然肯放行?”他们这栋楼的舍管阿姨可是出了名的不好说话,严格维护校风校纪,按理说不是在校学生是一定不会让进宿舍楼的。


“女人嘛,不管多大年纪都会爱听好话的。”法斯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后坐在一旁,然后狡黠地冲她眨了眨眼睛,“只要嘴甜,没什么是办不到的。”


“……”辰砂放弃思考地抹了把脸,暗自反思自己有没有被这人天花乱坠的说辞迷惑过——但是说来也奇怪,虽然法斯一天到晚在外面油嘴滑舌的,对她倒是有什么说什么,实在得不行。“所以你大半夜来这干嘛?我忙过两天就会回家的。”

“我不是在简讯里说了嘛,太想你了,所以就来了。”辰砂经不住恋人一向直白的告白,脸颊唰地就红了,法斯倒像个没事儿人似的打开带来的袋子,然后冲着辰砂拍了拍一旁的座位,“你一忙起来总是会忘了吃饭,所以带了你最爱吃的老师包的饺子。”


“老师包的……”这句话对的确没吃晚饭的辰砂来说的确相当有诱惑力,话都不由自主地喃喃念出来之后才发觉自己失态的她急忙低下了头,“我不饿。”


“啊……”


偏偏这时候,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一声。辰砂紧闭着眼睛,就差把头低到下巴磕锁骨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吃就直说嘛。”法斯笑得开心,她站起身来走近,双臂环上辰砂的腰,“况且你真的太瘦了,吃胖点也没关系的,怎么样都很好看。”


辰砂也没有躲开,她抬起头来,目光一下子被那双好看的异色瞳所俘获。是了——其实法斯法菲莱特并非不对她说那些好听的话,只是相比对待外人时刻意摆出的笑脸,面对辰砂的法斯从来格外地认真,纵使是缠绵悱恻的情话也会每个字都咬得格外清楚和真诚。


辰砂下意识地抓住那人的袖子。她刚想说些什么,法斯却突然抬起头想起什么似的说:“啊对了!砂砂你不是要洗澡吗?你不让我开摄像头我就直接跑来了~用我帮你脱衣服吗?”


……刚才的感动全部作废。辰砂忍着一脚把法斯踹进墙里的冲动攥紧了拳头,千言万语都最终汇成了一句——


“滚。”












2.特长

话说在法斯和辰砂正式同居的前一天晚上,两人非自愿地被一批兴致比他俩还高的狐朋狗友分别拉去开单身派对。法斯面带愁容地打开一罐啤酒,看着坐在对面的黑水晶和安特库,终于忍不住发问:“我明明也是女孩子,为什么要和你们两个大老爷们一起开单身派对啊???”


“女孩子?……”黑水晶听罢抬头看了她一眼,“你问安特库,你要是不脱光了跑大街上去,路上谁以为你是女孩子?”


法斯一脸颓丧地小口嘬着啤酒,委屈的小眼神儿就往安特库那飘,希望他给自己点心理安慰。


正在切水果的安特库感受到后辈炽热的目光,有些无奈地抬起头来,“或者你愿意去找辰砂她们?她那边是小钻、小亚历和蕾特贝丽露。”


“……我错了,我跟你俩待一起就好。”


“嘁。”黑水晶皱着眉扔法斯一个抱枕,让他把腰直起来说话,“对了,虽然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前几天我去学校看我姐的时候看见辰砂了,很不巧地正好遇上他们学校的学弟给她递情书……”


“哦哦,然后呢?”法斯看起来满不在意。


“什么然后,我哪敢继续看下去啊。”黑水晶不满地嚷嚷,“辰砂你不比我了解?她太敏锐了,再看下去我不得被当成你安插在她旁边的小眼睛。”


“哈哈哈哈哈哈!”法斯听到黑水晶这话差点笑岔气,“那我干嘛不安插个聪明点的大眼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你三秒钟重说一遍,不然管你男的女的都打残你。”


“我错了我错了黑水晶大人,你是大智若愚……我知道那也是非常出色的……”


“不过法斯,你一点都不会在意的吗?有人向辰砂告白这种事。”安特库忍不住把一路跑题的两人扯回正轨上。


“嘛……”法斯摸了摸下巴,“要在意的话也在意不过来的,从小到大有太多人给辰砂递过情书了,基本上还都是我给她读的。”



“……”辰砂你心是有多大,啥玩意儿都给法斯看。


“而且辰砂不是那么好追的女孩子,大部分人都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十封情书里九封匿名,剩下一个也坚持不了多久。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几个能坚持着追她超过三个月的,主要是所有拒绝都太冷漠了,追她一点希望也没有吧。高中时有个时间最长的坚持了半年吧,那个男生明知道我跟辰砂在交往还一直死缠烂打,估计就觉得我是女生所以不用在意吧,最后被我给揍趴下了。”


法斯晃了晃手里没了大半的啤酒,语气淡然得让黑水晶和安特库背后都恶寒了一下,心里默默给那个可怜鬼画了个十字。法斯打架的样子他俩以前也见过,一边面无表情地把几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撂倒,一边撩起那时候刚刚剪短的薄荷色短发冲他俩挥手的场景——就这小妮子,还好意思一脸委屈地说自己是女孩子。


“那法斯你怎么就能坚持着一直把辰砂追到手?”说起来安特库认识法斯远比黑水晶早,他知道最初的法斯也是有过粘人的小可爱时期的,但辰砂一向待人淡漠,也不像是会喜欢小鸟依人款的人,偏偏法斯就能从小裙子时期一路把辰砂捆到现在,“你有什么特长吗?”


法斯听到这问题也愣了一下,思考了几秒后抬起头来,异色瞳里写满了认真:“脸皮长得特别厚,阵线拉得特别长。”


“……”老师不让你殴打同伴快忍住啊安特库!!


“……”拉碧丝是她表姐为了幸福忍住别动手啊黑水晶!!










3.家庭地位

小钻在辰砂和法斯家洗手间里斥着刚洗完的手,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室内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物件,然后拿了一个转身出了洗手间。


“辰砂,我说真的,”小钻提着一袋洗衣粉向辰砂出示,“我能感觉到你的洁癖了,但是那么多洗衣粉为什么不放进柜子里,而是摆满整个洗手间……”


辰砂本来靠在沙发上,闻言从手里的那本《拖延心理学》中抬起头来,“啊那个——求个心理安慰罢了。”


“这能有什么心理安慰……”小钻狐疑地把目光从和辰砂极不搭调的书名上移开——从小到大辰砂一直是早早完成工作站一旁嫌弃小钻的拖延症的那个——转而看向洗衣粉上的字,是市面上很热销的一个品牌,右下角标着产品的优势“无磷洗衣粉”几个大字。


——等等,无磷洗衣粉什么鬼???


辰砂耸了耸肩。“镇宅用的。”


小钻差点没站稳。这人是在讲什么冷笑话吗!!无磷是什么鬼啦法斯每次走进洗手间看到这幅场景估计也很不知所措吧家庭地位堪忧好吗!!!






END.










P.S.

据说今天4.4是法法砂砂日23333所以这篇囤了好久好久拖到今天才发,希望大家不嫌弃XDD

感谢你阅读至此w如果喜欢的话请不要大意地用红心蓝手砸死我,有什么感想的话也超级欢迎评论!!班里组织脑残通宵聚会所以我可能会有点延迟,但绝对都会回复的(´▽`ʃƪ)

评论(14)
热度(93)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