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浅谈脆皮组

安利给大家一个手书:av18046291。其实我作为一个砂厨,总是不想去猜法斯对辰砂的在意程度是不是远低于辰砂,或者是什么别的一想起来就觉得砂砂超惨的事。

“朝着盛开的樱花聚集起来的人群,连名字都没有的小花被肆意践踏,「无论哪朵花都很漂亮的」这种话,还真是能够不负责任地说出口啊。”几句歌词真的很扎心,中间还穿插着弹幕里一句“真羡慕你啊,连敌人都喜欢你”,第一次看这个视频时也是深夜,着实是一把40米大刀子,脆皮之间的复杂关系对于我来说远比两人的对立来得要更刀。

某种层面上来说,法斯诚心诚意地邀请辰砂共同赴月,而辰砂那时的“我不会去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不能理解,但实际上两人的对立应该说是理所当然的。我最初以为辰砂那句“真羡慕你,连敌人都喜欢你”只是一时出口的气话,但在二次登月之前辰砂拒绝法斯的理由却是“受到那些月人欣赏的你,不可能了解独自一个人的心情”,我才真正确认脆皮组之间的分歧究竟是什么。这句话表面上像是辰砂说法斯不理解老师,实际上也是在说法斯从来没有了解过辰砂自己。

法斯绝不是想起来辰砂就去找他,想不起来就不去——他对辰砂的在意不管是哪种,都是可以敲定确实存在的。但“月人最爱的薄荷色”和“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始终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沟壑,法斯一直不了解辰砂想要的并不是表面上的新工作,而应该是「摆脱孤独」。

法斯相较于辰砂还是个心思比较单纯的孩子,个人认为辰砂对法斯的情感应该更复杂一些,而绝不仅仅是平时经常提起的希冀。我一直认为辰砂是有怪罪法斯的意味在里面的,他对法斯的感情其实羡慕真的占了不小的部分。同样脆弱却甚至受到敌人喜爱的法斯拥有着辰砂所没有的、那种被大家在意的关怀和喜爱,这对于辰砂来说本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这样的法斯却愿意来到辰砂身边,最初的法斯的承诺对于辰砂来说无异于迷茫的教徒看到上帝向自己伸出援手。

但是随着法斯逐渐变强和记忆逐渐丢失,他有了更多与辰砂无关的羁绊,但辰砂依旧只有法斯一人,这在本质上就是不对等的。其实法斯从未远离过辰砂,虽然忘了很多,但依旧潜意识里记得这个人对自己来说是特别的。可惜也是这样的法斯,他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却在辰砂这里依旧毫无长进,像最初一样会暴露自己的小任性,苦恼着如何搭话、辰砂会不会生气;但也像最初一样始终搞不懂,就像辰砂那句「如果只是组队的话,倒是可以」,其实辰砂他,只是想要一个朋友吧。

“我不会去的。”“要是月球上有可以消除你的毒液的方法,也不去?”“不去。”在我看来,这里的辰砂不仅仅是理性地为老师着想,也是在感性地出于自己的小心情而拒绝法斯。就像虚妄桑说的,或许那时候的辰砂对法斯真的是有点失望的,失望自己期待了那么久等待了那么久的这个人兜兜转转依旧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所以在任性地怪罪他吧。从这种层面上来说也算是又爱又恨了,是不次于钻石组的复杂感呢233333

评论(44)
热度(43)
  1. 銀影POX灼涟 转载了此文字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