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在纽约市中心种自己喜欢的大厦

【宝石の国‖脆皮组】情书

❀正剧向短打,时间点在月法回地球诱导其他宝石期间
❀bgm是tvOST里的「法斯与辰砂」(இдஇ; )





《情书》


——辰砂。


他从巨大的石英建筑的屋顶上站起来,面前深远的黑夜像浓重的墨,他皱着眉瞅着它铺洒开来,以自己为节点与笼罩在朦胧灯光中的学校划出一条不甚分明的分界线。


突然出口的姓名像是利剑,突兀地劈开死一般寂静的深渊。他抿着唇,像是在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反复咀嚼,却迟迟找不到像安多米拉比利斯一族或是月人那样的吞咽方法,只能将它小心翼翼地含在口中,像是护着初春绽开的第一束花朵,却又忍受着它用深夜的孤寒将自己刺痛。


他望向远方的样子就像是窥伺深渊的小兽,他可以不怕他人异样的目光眨着那只月白色的珍珠眼走来走去,却在此时心慌地遮住了那叛逆的印证。他的目光越过面前高高的钟,深渊的尽头有清亮的银色在走动。他本以为见证了太多他所不愿再回想之事的双眼早已对世事变迁习以为常,却依旧无法抑制地在目光触碰到那点点跃动的银色时感到眼眶酸涩。对方距离他太远,本就不快的脚步映在眼帘里,看起来更像是原地不动;那人似乎就站在钟下,被拱形的支架扩起来,像是被困在高高的鸟笼。


他害怕,他害怕对方看见他了。如此在黑夜之中的对视,只会如深渊上下的两头困兽相望一般,感同身受,却又别无他法。


——辰砂。


而他却还是中了魔障一般地,不仅无法逃开,还又从唇齿之间再次琢磨出这个音节来。



辰砂,我从未告诉过你,你的名字对于我来说是如此动听。与我们的平铺直述都不同,你的名字如图书馆中远古古籍中的诗一般,带着某种隐秘的意境,于我来说最是熟悉。「辰砂」,它像是凝结了夜晚与月的寒意的种子,从一百年前就深埋入我心里,攀附着我全部的注意力。你的名字像是诅咒般在我心底生根发芽,抽出如你手臂般白皙的细枝,从上面滴落的银亮液滴在我心中留下巨大的空洞,空得可以留存鸟儿的歌唱,大得可以包涵大海的宽广。


辰砂,我从未告诉过你,你的身影一直使我魂牵梦萦。在无数次的我的梦里,你也像是此时一般行走于浅滩之上,潮汐是日月温和的呼吸,漫上浅滩的海水沾湿了你鞋边垂下的绑带,晚风则拂起你火红的发,露出粉妆玉砌的眉眼,从那之后你便是我心底无边黑夜中唯一的篝火。那年冬季前我们最后一次相见,我躲在草丛中不敢让你看见我,纷纷扬扬的初雪在你剔透的红眸中坠落。我看着你慢慢地抬起手,纤细苍白的指尖带着你原本的漂亮的红色,致命的毒液汇聚起同样危险的月光,萦绕在你的身旁时却都像是变成了小巧又闪亮的装饰——我羡慕它们,它们不用像我那样心慌地躲着你,藏在暗处看着你——它们有能力保护你,可以跃动在你身旁起舞,为你装点那孤独又美丽的一刻。


而我为了你而改变,却变成了你最不喜欢的样子。或许被允许在你心中停留的我的影子,只是那个跌跌撞撞地闯进你的世界的薄荷色孩子;而为了向你走近而不断努力的我,却已经被一百年的挣扎抽干了所有勇气。就像是此时此刻我如此地想要见到你,靠近你,告诉你我的归来已经成为值得你陪伴我的前例,即使你又撇过头去装作不想听——我想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想听你唤起我的名字,不是法斯也可以,就算是略显生疏的法斯法菲莱特也可以……只有你还可以拉我回到原点,只有你的声音才能让我觉得安心,只有你身旁漂浮的毒液映出的我的影子才让我觉得可信——想跟你说希望你能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我明明想这样做,但我却不可以。


……辰砂,你是那么顾虑周到的……


如果有太多未知的因素,你会生气的。



……最后吧。






———情书———

—Fin—




P.S.

太久不写正剧向搞得我难受得慌,果然写正剧向才是我的本职啊……话虽如此又写了这么篇CP滤镜一千米厚的东西(。与其说是情书不如说是情话……还是自己念念叨叨根本不敢说给对方听的那种(((

喜欢就请给我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有什么看法也欢迎评论给我www好像有很多小天使今天就开学了,希望这篇糖(?)能多多少少安慰到你们一点吧(ノ∀` )

评论(4)
热度(50)

© POX灼涟 | Powered by LOFTER